韩斌:抓螃蟹 | 散文

陕西作家摇篮 2019-08-25 14:47:53


抓螃蟹

文/韩斌


我的家陕西关中东府秦岭北麓背靠大山,可以说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对山里的植物、动物、山泉水多多少少都认识也都有些许感情,它们也都保存着一些我成长的记忆。学校放暑假的时候也是天最热的时候,地里基本上没啥农活,大部分时间都闲在家。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滩吃滩’,我们离山近,大人们为了增加收入就进山采药,我们也跟着一起进山采药不进山时也没啥事,三五成群的小伙伴们就商量着去哪里玩?去水库南边的溪流里抓螃蟹就成了一大乐趣!

中午天最热的时候,人们都在午睡时,连叽叽喳喳的鸟儿也休息了,我们有的提着小桶,有的拿着塑料袋相约就向水库出发了。从村子到水库还有一段距离,要走上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一路上天那么蓝,阳光照到白云处天蓝的有一点淡,没有白云的地方那种蓝是深邃的蓝很干净,山顶上空有几朵白云变换着不同的形状,一会像蘑菇,一会又像纱巾,一会又是骏马奔腾,一会又是犀牛狂奔,但我们哪能顾得上欣赏这些美景,真想扯一朵白云做羽翼,赶紧飞到水库南边去抓螃蟹。我们顺着干渠一路向上,边走边打闹,时而捡块石子扔在水渠里打水花,时而捡块石头扔向树梢打鸟儿,经常是一石飞过千鸟惊,抬头时看见各种鸟儿掠过我们头顶叽叽喳喳,好像是相互询问发生什么事了?有时候能碰见我们最爱吃的野生‘派’(学名插田泡),总会折上两支边走边吃,酸酸甜甜非常解渴。我们这群孩子就是不走寻常路,顺着干渠走到水库底下,就从水库拦截面上的台阶上爬上去,刚到坝顶一阵山风就将我们一路来的闷热和汗水吹散了,同时也将满山花香灌满鼻孔。远远地看着水库静谧的碧波倒映着蓝天白云和青山,所以水也成了深绿色,深水区就成了那种深绿中又有深蓝,山里的风不是一直吹地而是一阵一阵地,一阵风吹过不是浪花朵朵,水面像是谁给蒙上了一层白纱在风的作用下来回飘荡,荡漾成沁人心脾的样子。远处不断有鸟鸣传来,显得水库更加幽静,他就像一位历史老人,端坐在山口,用它那巨大的双手,守着这里的一方风土。

从水库顶的山间公路走上好一会才能到达坝弋子(水库南边的溪流),这时也顾不上山泉水有多冰凉,卷起裤管脱掉鞋袜光着脚丫,一脚就踩进冰凉的山泉水里,顺着坝尾溪流逆流而上,看着那些容易翻动的石头,蹑手蹑脚地走到跟前,手伸到石头跟前,猛地一下子把石头掲起来,水流顿时就将石头下面的小杂物和泥土搅得浑浊不清,这是抓螃蟹最关键的时候,如果不及时抓螃蟹就会溜走,如果抓的及时碰见大一点就会被螃蟹夹手,但是为了抓螃蟹我们也顾不上螃蟹夹手,趁浑水立即伸手在里面抓,一般都会有收获,但是小的螃蟹我们都会放生,抓到大一点不容易,大的不多总是会夹手,如果你听到一声‘哎呀!’就证明有人抓到了,我们都会跑过去看,翘起弹脑咣(弹脑壳)的手指在螃蟹夹手的那个夹子上狠狠的弹两下,蟹鳌就会松开手指,然后就用大拇指和食指中指分别夹住螃蟹的壳两端,这样螃蟹就夹不住手了,翻过来再看看腹部,如果尾部是三角形的说明是公的,如果尾部是椭圆形的说明是母的,做完这些才把螃蟹放到桶里或者塑料袋里,就这样一会也能抓十几只。有时候我们觉得溪流里抓的不过瘾也会跑到水库尾部的浅水区,趁着中午太阳好,螃蟹都出来到浅水区晒太阳的时间很容易能抓到大螃蟹,但是有时候我们没有走到水边螃蟹就钻到石头缝隙了,这样还好办,赶紧把手伸进石头缝中去摸,及时的话还能抓到,还有一种就是往深水区跑,我们就伸着手臂去摸,及时的话裤子和衣袖、衣襟都不会湿,如果稍慢一点衣服都会湿,那时候我们不懂得什么棱镜原理,总是说看着浅浅的,但是一伸手才知道不是看到的那么浅,往往都是弄得浑身湿漉漉的,但是我们也不害怕,脱掉衣服放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石头上一会就干了,等衣服干了穿上衣服拿着螃蟹就回家了。北方人不会吃螃蟹,家里也没人会做,于是回到家把螃蟹腿用油一炸,其它的都埋在树底下,现在看来当时真是不会吃把好东西全扔了!

这还不算完有时候我们觉得刚吃螃蟹腿不过瘾,于是抓螃蟹去的时候就分配任务,你带调料,她带辣椒面,他带锅、他带油,她带面粉,再带上筷子和夹子、剪刀,拿个竹竿剪一截妈妈纳鞋底的绳子,再拿一个针,到了地方有的抓螃蟹,有的就找干柴,有的挖几条蚯蚓,有的用火将针一烧折弯,串上绳子绑在竹竿上简单的渔具就好了,给针做的鱼钩上挂一点蚯蚓钓几条鱼,这样我们的野炊就正式开始了。用剪刀把小鱼肚子剪开去掉内脏洗干净用干面粉一裹撒上辣椒面和调料,放在烧热的油锅里炸一会就好了,捞出来就狼吞虎咽,螃蟹仍然是只吃炸螃蟹腿,这可能就是我们小时候吃的最美也是最难吃的美味了,但是我们总是乐此不疲。现在看来那时候我们享受的不正是现在城里人追求的回归自然的生活吗?

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后来长大一些喜欢上文学,接触到了红楼梦和很多关于蟹的诗歌,才知道古人对蟹的喜好是由来已久,对它的歌颂也是比比皆是,我喜欢对螃蟹的横行介士无经纬的描写,这何尝不是说我们这些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懂得大人们的关心,不知道抓螃蟹危险重重,不知道山里点火野炊的危害!这也难怪谁叫家乡的山好、水好,才有了我们这样快乐充满童趣的童年生活呢!后来因为山里面开采金矿,水源受到了污染,很长一段时间螃蟹少的可怜,长大了走出家乡也很少有机会回到那里去抓螃蟹,听说现在的金矿开采已经基本上停了,再者为了水源保护,水库也有人日夜看守,我想螃蟹的生存环境也应该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吧!现在不管走到哪,只要看到类似的溪流还是忍不住下去翻两块石头看看有没有螃蟹!

作者简介

       

韩斌,陕西省华阴市人,陕西《作家摇篮》签约作家。从小喜欢文学,中学时诗歌《故乡》获得《当代中学生》99征文大赛优秀奖;散文《我爱母亲-我爱黄河》获得华阴市共青团展望新世纪大赛三等奖,大学时诗歌散文散见于校刊和学生社刊,工作后主编酒店内刊十余载,散文诗歌散见于酒店内刊。诗歌《沙海享钓》荣获陕北诗刊第七期诗歌大赛最佳实力奖,商洛日报发表《华山云海》、在温泉周刊发表《心中有他倾情专注--从电视剧《雪豹》中看公司管理》、陕北诗刊发表《沙海享钓》《杜鹃花开》、蓝田文艺发表《雨中识的木王画,烟雨雾境胜仙山》《心灵旅途》《再别阿拉善》《游木王双头马》《家乡的那片竹林》《又是一年麦收季》《写在高考时》,在微散文发表《金色之旅》,在陕煤集团微信公众号发表《雨中识得木王画烟雨雾境胜仙山》,在陕煤实业集团微信和网站发表《家乡的那片竹林》《槐花开了》《印象四海坪》《游木王双头马》《金色之旅》《在自然里感受清凉一夏》《杜鹃花开》等。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长按二微码关注《陕西作家摇篮》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