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微文化】当你吃螃蟹时,吃的是什么

濮阳新闻广播 2018-12-05 15:30:55


吃的是姿势,吃的是文化。

中午时见微信中一朋友说,吃一只蟹,今年的任务算完成了。

这才想起,夜晚的风变凉,的确是又到了吃蟹的季节。其实我也和这朋友一样,一年里,没剥一只蟹来吃,总觉得缺些什么。(先上几张镇楼图)


于是赶紧到水产市场买了些蟹回来,在浴缸里泡了一下午水,又细细地拿牙刷一只只刷过,然后一口气扔进蒸锅。买蟹时还顺路到药店买了几毛钱的紫苏叶,丢在蒸蟹的水里,能除腥去寒。
待到蟹蒸好出锅,终究还是没掌握住火候,蒸过了一些。但那一只只透着油光浑身通红的螃蟹,依然让人唾液分泌加速。
开始吃蟹吧。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鲁迅在《集外集拾遗》的《今春的两种感想》里写道:“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

虽然鲁迅的这篇文章,压根和螃蟹没什么关系,但确实提出了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到底是谁?

这又是一个long long ago的故事了。话说大禹治水的那个年代,阳澄湖一带有一种“夹人虫”,横行乡里烧杀抢掠……不不不,横行乡里是真的,但是只是偷吃农民伯伯的粮食而已。

在那个年代,粮食这么宝贵的东西被偷吃怎么能忍,于是农民伯伯们和这种“夹人虫”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被大钳子夹伤无数次之后大家发现,这种虫子怕火,一烧就跑,可是火灭了就又杀回来了。

终于,人民的救星——大禹来了!为了消灭“夹人虫”这个祸害,大禹派出了手下一位叫做巴解的壮士(是的,和巴勒斯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来治理虫患。
这位巴解带领当地群众,在城边挖出了一条大沟,等夹人虫爬进沟里时,就让人往里浇开水。夹人虫纷纷被烫死,而且还彼此打招呼:“嘿,哥们儿,你怎么红啦?”

不过它们还没聊上两句,就被围观的群众们闻到了香味,巴解把夹人虫的甲壳掰开,大胆地尝了一口,发现了其中的鲜美,也成了吃螃蟹的第一人。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巴解,在解字下面加了个虫字,称夹人虫为“蟹”。

且不说这个故事是不是阳澄湖大闸蟹的软广告,这种上古时期的传说,确实里外里都透着一股子杜撰的味道。还是让我们来看看正史吧。
吃蟹的历史
在《周礼》中记载有“蟹胥”,据说就是一种螃蟹酱。可终归是据说。

能查到更明确的记载,是在汉代郭宪的《汉武洞冥记》里。其卷三中记载:“善苑国尝贡一蟹,长九尺,有百足四螯,因名百足蟹。煮其壳胜于黄胶,亦谓之螯胶,胜凤喙之胶也。”

照这个记载,我国最早吃螃蟹的人,应该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汉武帝。

不过这位郭宪虽然为人刚正敢言,曾反对王莽称帝,还敢和光武帝抬杠,可是这本书却不那么靠谱。

虽然看起来像是在写历史,但这本《汉武洞冥记》说到底还是一本志!怪!小!说!这小说怎么做得准。

还是让我们看些靠谱点的东西吧。

《世说新语》第二十三门《任诞》中写了一位毕卓,东晋年间官至吏部郎,好酒,也好蟹。

这位毕卓先生曾经和人谈起自己的人生理想:“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看看这气派,难怪后世把这位毕卓称为“蟹神”。

北魏年间,《齐民要术》也记载了很多螃蟹的吃法,不仅有蒸,有炸,还有面拖、酒醉等等,甚至还有一种腌制的方法叫“藏蟹法”。

看来《齐民要术》以后也要成为吃货的必读书目了。

再后来,陆龟蒙的《蟹志》,傅肱的《蟹谱》,高似孙的《蟹略》,各种“蟹学”专著层出不穷,蟹已经成了中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文人的蟹
当吃蟹从为了果腹变成了一种闲情逸趣的享受,中国的文人大军就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其中。

想来也是,蟹这东西,无论再细致地去吃,也没有二两肉,更多的是在精致的拆解蟹壳获取蟹肉的过程中,享受一份精神的愉悦。
这种事,再适合文人不过了。

文人吃蟹,也写蟹。皮日休和黄庭坚都有咏蟹的诗句,就连苏大学士,也在自己的段子集《艾子杂说》里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艾子小朋友在海边看螃蟹,先看见了蝤蛑(就是梭子蟹),然后又看见了螃蟹,接着看见了彭越(还是一种螃蟹)。艾子发现这螃蟹怎么越来越小,就感慨:“何一蟹不如一蟹也?”这句“一蟹不如一蟹”,流传下来成了形容越来越差的梗。


不过说吃螃蟹,还得提《红楼梦》。在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衡芜讽和螃蟹咏”里,曹雪芹不仅描写了贾府众人吃蟹的盛况,还借宝钗之口写下了“食螃蟹绝唱”:

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顺姜。
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名蟹不只阳澄湖
前面提到的贾府和西门大官人吃的螃蟹,虽然做得精致,但都是“田上出的很好的肥螃蟹”而已,算不上是名贵品种。不过今天要跟大家说说的是,名蟹,不都是出自阳澄湖。

纵观我国数千年的历史,真正称得上名蟹产地的有三个地方:

地处苏皖两省的古丹阳大泽河蟹——花津蟹; 河北白洋淀河蟹——胜芳蟹; 江苏阳澄湖河蟹——阳澄湖蟹。

这其中花津蟹是历史最悠久的品种,李白晚年就居住在那附近,还写过不少咏蟹的诗句,想来螃蟹也没少吃。

到了明代建都南京,因为地理上的因素,这是花津蟹最盛时期。清朝那位好吃好玩的乾隆帝也没放过花津蟹,给封了个“御之蟹”。

胜芳蟹所在的白洋淀,相信在中学课本上读过孙犁先生那篇文章的人都知道是哪。在元朝建都北京的时候,胜芳蟹就开始闻名。

至于现在最有名的阳澄湖蟹,是在清代中晚期,上海开埠之后,在各种名流的推崇之下,才逐渐成为螃蟹的代名词。

民国时有位施今墨,是北京四大名医之一。这位名医,医术了得且不说,对吃蟹也有自己的研究。


吃蟹工具八件套

他给螃蟹弄了个排行榜:一等是湖蟹,阳澄湖是一级,高邮湖是二级。二等是江蟹,芜湖是一级,九江是二级。三等是河蟹,清水河一级,浑水河二级。四等是溪蟹,五等是沟蟹。

这样说来,贾府那些贵人们,吃的也不过是五等蟹罢了。

到抗战爆发后,达官贵人们就算是跑到了重庆,也对阳澄湖蟹念念不忘,居然用飞机往陪都运蟹。

想想那个时期,重庆是分分钟被日军轰炸的节奏,一时间阳澄湖蟹价格暴涨,成了“稀缺物资”。

这三地的蟹,虽然名声在外,但并非除了这三地就没有好蟹吃了。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大中牟雁鸣湖的蟹也很不错。

唠唠叨叨说了这么多,蟹却一直没吃到嘴里,至于这蟹该怎么做,该怎么吃,我们下回再说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