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每一刻都有惊喜

陆川生活网 2020-01-20 06:17:11

和往常一样,每到周六,我就会约阿强到力加球馆,两人大战三百回合,不决出胜负不走人,谁输了,夜宵就是谁的了。

很不巧,今晚他又输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两年来,他只赢过我四次。

出了一身汗,拖着酸软的双腿,带着愉快的笑声,我俩沿着江边南下走,今晚车停“青岛”门口了。

正走着,迎面走过来两个美女,我的眼珠子一瞬间被凝结,眼看就要擦肩而过,我的脖子几乎要跟着往后转了。

因为其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苗条而修长的身材搭配着深蓝的长褂,瓜子脸蛋在夜色灯光下,依然犹如朝霞映雪。

我承认,没见过美女,至少在陆川没见过如此动人的美女。

就在我严重失态之际,突然听到阿强对着跟他并肩走过的美女喊了一声:“林霞,这么巧啊,去哪?”

叫林霞的女孩也惊喜地脱口而出:“原来是强哥啊,好久不见啦,怎么这么巧,你们又是去哪啊?”

我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哥们太给力了!

阿强说:“我们刚打完球,准备吃夜宵去,这位美女是你朋友吗,我怎么没见过啊?”

只见阿霞笑了起来,另一个美女也恬恬地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在这一刹那,我突然体会到传说中的“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阿霞笑着说:“她是我表姐啊。”

“什么?你表姐?认识你这么久,怎么不知道你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姐呢。”阿强显得满脸疑惑地问,看样子,他跟林霞应该很熟。

林霞说:“她是我姑妈的女儿,我姑妈二十年前就嫁到广东去了,昨天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她们回来给爷爷贺寿,平时很少回来的,我都要两三年才见到她一次呢。”

“这么难得啊,那我请你们吃夜宵,赏个脸吗?”阿强爽快地说,看来这家伙也不是善茬。

没想到林霞答应的更爽快:“好啊,我们正要去吃夜宵呢,表姐她明天就要走了,今晚让她陪我出来玩个够才放她回去。”

“那你们想吃啥呢?”阿强问。

只见林霞朝旁边努努嘴说:“诺,这不到了吗?”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们正站在一个夜宵摊前面,一抬头,招牌上写着“东鹏潮式砂锅粥”。

“呵呵,砂锅粥有什么好吃的,我带你们去吃火锅。”阿强说完,就准备转身去开车了。

只见那位倾国美女哄到林霞耳边说了句悄悄话,林霞犹豫了一下,然后对阿强说:“不好意思了,你们去吃火锅吧,我跟表姐在这吃就行了。”

我跟阿强顿时都楞了一下,怎么啦,没戏了吗?看来,美女这心情还真不好琢磨啊。

见到我们的表情,林霞笑了笑,解释说:“我表姐是潮州人,她最爱吃家乡的味道,听说陆川有潮州著名的砂锅粥,非要我带她来尝尝。”

“哦——原来如此。”我和阿强都不约而同地舒了一口气,我怕情况有变,忍不住抢着说:“行啊,我们也来尝尝潮州风味,看看跟我们陆川功能粥相比如何。”

很快,我们就在靠江边的一张空桌围坐下来,服务员端上茶水,递过菜单问:“几位想吃什么粥呢?我们这有海鲜粥,白鸽粥,黄鳝粥,…”

没等阿强想好,倾国美女首先开口了:“砂锅粥中最好吃的就是海虾粥,你们要不要尝尝?”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清爽而灵动,优雅中带着核辐射般的穿透力,声波贯穿了耳膜,直接敲击在心房,几乎扰乱心脏的律动,久久未能平复。

阿强显然比我淡定得多,随即应声说:“美女的推荐当然要品尝啦,就来一锅海虾粥。”

“别叫美女了,多不好意思,叫我梁真就行啦。”

以前从来没发现等煮粥的时间还可以过得如此愉快,梁真留给我的记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但是她的美丽、随和、大方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我们那边每个家庭都爱吃粥,我更是从小就喜欢各种各样的粥,广东人煮粥的方法有很多种,广州以生滚粥为主,他们的粥底是事先熬好的,等到客人点粥的时候,用熬好的粥底装到小锅,还要加水,因为粥底熬得很稠,但生滚出来的粥很稀,几乎不见米,他们吃的其实是粥水跟材料,加入不同的肉,就有不同的粥名,比如瘦肉粥、牛肉粥、鱼片粥,这些是单一材料,而及弟粥和艇仔粥则是混合材料,各有各的味道,广州生滚粥吃的是肉的鲜味。”

梁真不仅斯文美丽大方,而且还见识广博,在她的介绍下,原本对粥不太感冒的我,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包括阿强和林霞,我们三人都兴趣勃勃地倾听着她将中华粥文化娓娓道来——

“去年我以志愿者身份参加了中华环保世纪行,去过陕西和甘肃,吃了两个月的白粥,北方人把粥熬得很稀,不放配料,吃的时候用酱菜、咸菜来送,一口浓味一口淡味夹杂在一块,对味觉产生更强烈的冲击感。”

听到这里,我们都瞪大眼看着梁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出尘脱俗的女孩,竟然能不辞劳苦,风尘万里地远赴边远地区,深入去体验生活。

“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品尝当地最有名的粥……“

梁真还没说完,林霞就抢着说了:“对啊,对啊,一提起粥,她就来劲,十几年前她第一次来陆川的时候还很小,那时候陆川还没有功能粥,为了吃到功能粥,她非要嚷着她爸妈开车到马坡去,那天晚上,他们吃完粥回来的路上,借我大伯的车在半路抛了锚,一家人在家里等到半夜三点钟都没见他们回来,大伙担心死了,最后还是大伯又借了一辆车,带好修车工具,开过去帮他们修车,天快亮了才回来,害得大家一晚都没睡。”

听到这,梁真调皮地伸了伸舌头、翘了一下眉毛、眨了眨眼,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那一刻,那张纯真而可爱的脸永远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每当我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这个画面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从心底发出由衷的微笑,内心微微泛起一阵激荡,然后渐渐恢复宁静,落寞的感觉随即一扫而空。

“后来,陆川有了功能粥,她每次来都要我陪她去吃,昨天听说陆川新开了一家正宗的潮汕砂锅粥,她跟我密谋了一整天,总想找个机会偷跑出来,可是,因为我爷爷七十大寿,是个很隆重的日子,她爸妈看得紧,一步都不准她离开,要她陪在爷爷身边,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爷爷睡觉了,她才解放,那时候,她还想出来,可我不敢这么晚带她出来,结果啊,憋了她一晚上没睡着……”

林霞说完,四个人同时又是一番开怀欢笑。

从相识到相惜,仅仅二十分钟,却让我有一种前世今生的奇妙感觉,就仿佛四个前生的挚友在这一刻重聚,是那么的幸运,那么的可贵。

在我们欢快的笑声中,一锅热气沸腾的海鲜粥端上来了。

这下子,大家都不客气啦,各自动手满满地装了一碗,努嘴缩舌地一边吹气一边吃,那副吃相可算是十足的饿鬼一般,丑态百出啊。

“嗯,嗯,好吃,又滑又鲜,不错,不错……”阿强边吃边说,赞不绝口。

“潮汕砂锅粥讲究的是水质和火候,煮粥用的最好是山泉水,不过一般家庭都用井水,不会用自来水煮的,因为自来水经过消毒漂白,带有化学物质,煮出来的粥就没有了嫩滑的口感,一吃就吃得出来。”

不是吧,用什么水还能吃得出来,我们又一次被震惊,我不禁好奇地问:“这个用的是什么水呢?”

梁真微微一笑说:“这个用的是桶装的纯净水。”

看着大家惊疑的眼神,梁真淡定地继续解释:“要煮出好的潮汕砂锅粥,先要把米浸泡六个小时,煮之前先放一勺生油跟米一起搅拌,这样煮粥容易熟,不会粘锅……”

——“煮粥的时候要用大火,一边煮一边搅拌,人不能离开,将米煮到开花再放配料。潮汕砂锅粥的配料也很讲究,其中瑶柱、马蹄、冬菜、花生酱和鱼露是必不可少的……”

——“主料投放的时间根据不同的肉,投放的时间也不同,比如这个海鲜粥,螃蟹要煮十分钟才能出味,而虾只要十秒钟就够了,煮老了不好吃......”

——“最后起锅之前,放一点胡椒粉,停火之后,再加上香菜和葱花就可以啦。”

对于梁真的描述,林霞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边吃边点头认可,显然她已经习惯了。

而我跟阿强就由衷地佩服了,从梁真身上,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才学和见识,更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

在生活中,我不算是个消极颓丧的人,但是在梁真面前,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平凡与渺小,这让我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于是,我故意找茬地笑着对她说:“你忘记放盐了。”

可没想到,梁真朝我撇了一下嘴,笑着说:“我还没说完呢,潮汕砂锅粥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加盐、味精、酒和姜,粥的味道完全来自材料的鲜味。”

我的天啊,这一碗粥里所包含的惊喜太大了,如果不是一个地道的潮汕女孩现场解说,我们肯定糟蹋了这碗粥里面的文化精髓,我们吃的只是一顿食物,我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牛嚼牡丹”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自己最贴切不过了。

前面的两碗,我们吃得都很猴急,听完了梁真的介绍,到了第三碗,大家都用心地品味起来——

不错,粥的鲜味跟虾和蟹的味道是一样的,这说明海鲜的鲜味渗入到了粥里面,而咸味是很醇的,这是经过腌制的冬菜将咸味柔和地渗透到粥里才有的醇,而不是临时放的盐那种孤独的咸味。

这跟酿酒是一样的,经过窖藏的酒才会醇香,酒精兑水只能是刺喉的辣味。

九洲江的晚风带着一缕少女的青春气息悠悠地轻拂着我的脸,鲜美的食物滋润着我的胃,对座的美女在月色灯光下,令人神醉。

在这个小县城的夜晚,在这个普通的夜宵摊,在这个生命中毫不在意的一小时,我和阿强都亲身体会了一回“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虽然第二天梁真就离开了陆川,然而,她的美丽,她对生命的热爱和对生活的热情,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中。

是的,生命每一刻都有惊喜;活着每一刻都是精彩,只是,我们咋就楞没发现呢?

自此之后,我和阿强每次打完球,都会走到这里点上一锅粥,慢慢地品味着、回忆着
……

——品味那些在我们生命中值得去追求的东西。

——回忆那些在我们忙碌中可能被忽略的东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