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点鲳鱼糊汤,三眼蟹,手拿挖母干,岂不乐哉

高罗下洋城 2018-12-05 17:30:04


1


就这样,沿着河道走,扑鼻而来的不知是什么味道?我们不愿意说。宁愿是某一具大鱼的骨骸;或者是那艘搁浅已久的破船,散发着陈年的木头味儿。总之,谁说它臭,我们都不愿意。



2


它曾经包容了许许多多游子的童年,男童女童少不更事的羞涩。我带头开着竹排:“要第一名,使劲儿点啊!”扑通!那个领跑者,摔了进去,一直没能出来。不管是去受惊(找神明),还是与过去的冤家杯酒释怀,都无用。他变成一个软弱无力的人。



3


我们一遍遍地经过那里,只是瞥一瞥,将眼神的余光留在那里。这微弱的余光,正是河流苏醒的希望,明年它可不能出糗,必须治理好它,否则。。



4


可想而知,河流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治理好,它涉及太多东西。它已经不在乌托邦里,而只是被一铲一铲地除去污泥。源头处,人们也在反思。要吃饭,就得污染;要干净,就讨不来饭吃。阿弟!大家也是无奈啊。阿弟,别激化这矛盾了。会有人处理得好好的。



5


九月将过,我所说的惊喜还未到来,万一不到,我又是个不诚信的人了。我答应了那么多人的承诺,从大到小,从小到只是碍于人情的敷衍,我做得不够好。



6


我知道,那些终将到来的一定会到来,比如美好,比如河流如期恢复清澈。我知道,最坏的结局是村庄如阿斗般扶不起来,雁洋城成了一座空城,空中飞翔的不是鹭鸶,而是乌鸦。两种结局,我都无能为力。我只是争取不断地写写写,联系纸媒,联系电视台,有一天这个国家最好的电视台或许会来呢?吹个牛皮都成真了,那又如何?



7


也许获得关注,也是一种添乱,因为村庄根本没有准备好,他们说这不是一人两人可以实现的,不要有英雄主义。最好的英雄主义应知世故,至于“不世故”的那点顽强,不适合与人打架,吵嘴,不适合实干。只能挑挑笔杆子,扇点歪风邪雨,把你的睡眠害了吧,也许你开始浮现出多年麻木后的乡愁,开始想家,开始急迫地要回去。



8


这真好,等你回来,我们来点鲳鱼糊汤,三眼蟹,手拿挖母干,岂不乐哉。此番过后,你又回了北上广深,说是迫不得已,谈不上梦想。梦想已经给狗吃了。


那一晚,你说流泪了,就骗人吧!                     

                                                    



高罗下洋城

那是家的方向



往期推荐:


加油,我的家乡

童年里害怕的人走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