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与大闸蟹

畸笔叟 2021-02-20 15:51:46

从一句上海俚语说起,它叫做“金边碗盏象牙筷”。意思是,凡事要匹配,你金边碗盏配竹筷,总归有点不像腔。

此话说到后来,又生出另外一种相反的意思来,就是说,一味强调匹配也会因小失大。你金边碗盏配了象牙筷没啥,总不能去装咸菜吧,于是又要花钱去买山珍海味,而且还要摆在红木枱子上,这样配下去,是要配出人性命来的。

关于生活中这样的“因小失大”,家父的说法最有趣:

“侬总不见得看到屋里还有小半碗醋,就叫倷老婆再去买几只大闸蟹来,好蘸光伊。”



醋能值几个小钱?为了不浪费这几个小钱,何苦又去赔出几百倍于它的大闸蟹钱来呢。

世上恐怕不会有这样的蠢人,家父只不过运用了“归谬法”而已。



持家可以这样,做诗却不可以。

闲来翻阅前人笔记,发见前人做诗,往往发轫于一二佳句。

太多先有了颈联、颔联,再有成诗的例子。

盖因佳句偶得,实属太难,简直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于是,反复把玩后,终是不愿舍去,干脆凑成一律,以便留存。

反思自己,也每每如是,不禁哑然失笑。

咦!这不是为了醋而买得的大闸蟹么!



细想之下,这竟是文艺创作之规律呢。

写文章是如此。

开始往往只有一个念头,一个疑似警句,一个回合的传神的对话,便令到自己心跳不已,于是,谋篇布局,洋洋洒洒地写下一大篇来。

做电视片似乎也是如此。

很多时候,为了一个不愿割舍的镜头,宁可多剪辑一些镜头,配成一组;

为了一句好不容易才问出来的同期声采访,宁可远兜远转,也要塞进片子里去。



然后,像一个初恋的少女一样,期期艾艾,既不希望别人一眼识破,又希望与人分享自己的幸福。

心态可以好到一塌糊涂。

别人漫一声“好”而不知就里的,你会很得意,连没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幽怨。

别人特特会会来问,那一句、那个镜头你怎么得来的,你照样很得意:

“你就看到大闸蟹嘴馋,你怎么不问问我,最早的那小半碟醋在哪里呢!”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无人识破。

也会着急。

于是,跑到知己者那里,大吼一声:

“这你也没看出来啊。”



是啊,你怎么光看到大闸蟹,而没看到那点醋在那里独自发酸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