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坏小子也能做好事

晓东小语天堂 2019-01-17 00:45:26

2、坏小子也能做好事

在伏牛路小学的校园里,经常有一个小鼻子小眼睛,留着小平头,喜欢把外衣脱了缠在腰间的男孩子神出鬼没,他就是“臭名卓著”的“是是虫”。

“是是虫”名叫欧阳铭,但同学们更喜欢叫他“欧阳克”,欧阳克不是金庸金大侠笔下那个从头坏到脚底板的坏小子吗?这和欧阳铭有什么关系,难道仅仅因为他们都姓欧阳吗?呵呵,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有点冤枉了欧阳铭,至于原因二嘛,这里就不得不实话实说了,欧阳铭是四(1)班乃至全校公认的“坏小子”,不管做什么,他总是满口答应“是是是”,其实心里说的却是“不不不”,是是虫到底有多坏?为什么口是心非?看了“坏小子是是虫”,你或许就会恍然大悟。

在女生的眼里,“是是虫”的坏是“最”字牌的。这个可恶的家伙,最擅长给班里的众女生使坏,尤其是小淑女颜小娜,不幸和“是是虫”同桌,可谓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怪不得颜小娜整天痛心疾首地到大诉苦水:和“是是虫”同桌,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也莫过于此。

颜小娜是个美人坯子,头发又长又顺,所以,她便常常把头发披在脑后,舍不得扎起来。这天,颜小娜刚刚洗过头,像洗发水广告里的明星一样甩着秀发走进了教室。待她刚坐到位子上,“是是虫”欧阳铭就眨巴着小眼盯上了,他嘴角挂着坏坏的微笑,围着颜小娜左瞧瞧又看看,像发现宇宙新生命似的瞅个不停。

“看什么看呀,没见过吗?”颜小娜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没好气地冲“是是虫”翻白眼,“无聊,看你的书吧,看我做什么?”

“是是虫”嘿嘿一乐:“我觉得你应该把头发盘起来。”

“哦,盘起来?”“是是虫”的话大大出乎颜小娜意外,她本以为坏小子的臭嘴巴里吐不出什么好词,结果来了句对自己发型建议的话,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你是说我的头发盘起来更好看吗?”

“不不不,不一定哦。”爱说是的“是是虫”头摇得像拨浪鼓,连说了三个“不”。

“不好看干吗让我把头发盘起来呀?”

“是是虫”一本正经地说:“你瞧你瞧,头发长见识短了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把头发盘起来对你的健康十分有好处。”

颜小娜一头雾水,头发盘起来和披在肩上难道在健康方面还有那么多讲究吗?真是活见鬼了,这个坏小子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起女生的打扮来了,得问个明白才是:“欧阳铭,你为什么说我把头发盘起来对健康有好处呀?”

“你真的想知道吗?”

“当然啦。”

“是是虫”又嘿嘿坏笑起来:“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哦,这个……这个天气逐渐热起来了,那个……头发如果不盘起来的话……”

“什么这个那个的,不盘起来会怎么样嘛?”“会……会生虱子的,哈哈哈!”

“啊?‘欧阳克’,你——”颜小娜这才反应过来,搞了半天又被坏小子耍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

欺人太甚,颜小娜哪里还顾得上淑女风范,轮起书包就要开砸。“是是虫”哪里能让愤怒的书包落到自己身上,早已拔腿朝教室门口逃去,边跑还边喊:“快看呀,河东吼狮来啦——哎哟!”

冬的一声,不偏不倚,疲于奔命的“是是虫”和刚刚走进教室的班主任李老师撞了个满怀。

李老师被撞得星星满天飞,一时气急,冲着坐在第一排靠门口的笨小子牛犀犀就是一通猛批:“欧阳铭,你这么急慌慌地干什么,天上下银子了,赶着去捡是不是?”

李老师的话引得同学们一阵大笑。牛犀犀更是冤枉:“李老师,你瞧准喽,我是牛犀犀,不是‘欧阳克’,你……你八成是被撞晕了吧。”

“哦……哦,看错人了。”李老师这才转身把正欲溜之大吉的“是是虫”欧阳铭给抓了个现行,“欧阳铭,你给我站好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是虫”只好原地站住,摇晃着两条细腿,点头不止:“是是是!”

“哼,哼,你就会说是是是,我让你站好为什么腿还乱动?”

“我……我也想站好的。”“是是虫”嬉笑着为自己开脱,“只是见了你心里害怕,腿就忍不住发抖,嘿嘿。”

这个小滑头,李老师太了解不过了,口是心非,油嘴滑舌。“欧阳铭,我问你,我刚才进教室的时候你竟然喊我是河东吼狮是不是?”

“啊?李老师,我没有喊你呀。”“是是虫”吓得连忙解释。

李老师不依不饶:“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我刚好进来,你就大喊,那你不是喊我又是喊谁呢?”

“是是虫”哪里敢把刚才欺负同桌颜小娜的事情告诉老师呀,只好咬着牙狠狠地瞪了幸灾乐祸的颜小娜一眼:“老师,我刚才喊我妈呢,我妈是河东吼狮行了吧?”

哈哈哈,教室里的同学笑得人仰马翻,这个坏小子,连老妈都出卖了。

李老师拿“是是虫”没办法,只好挥挥手放他一马。李老师走上讲台,说:“同学们静一下,还不到上课时间,我先通知个小事情,同学们自己订阅的《快乐英语》第6期的费用该交了,每人3块钱,明天不要忘记拿过来交到我这里哦。”

“什么?第6期的又出来了吗?第1期的我还没翻呢。”刚刚“获释”的“是是虫”又扯着喉咙嚷起来。

又是“是是虫”,李老师大为不快:“就你捣乱,你压根就没有看吧,欧阳铭,明天我要你第一个交,你能做到吗?”

“哦……哦……是是是。”“是是虫”也真是的,李老师刚才已经高抬贵手,放你一马,还没两分钟呢,又多嘴逞强,这不是睁着眼睛往钉子上撞吗?

第二天,上午刚上课,李老师便问:“同学们,钱都拿来了吗?”

“拿来了。”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好!”李老师点着头,“欧阳铭,你的呢,拿来了吗?”

呵呵,看来李老师记性不错,还没忘记让“是是虫”先交钱这茬。“是是虫”小眼睛骨碌乱转,眨巴几下嘴巴,挠了几下头皮:“哎哟,我……没拿。”

“为什么没拿?”

“我没钱。”

“哼,欧阳铭,你不要跟我耍滑头。”李老师的脸开始微微发红,李老师是最容易来气的老师,如果哪个学生不听话,她的脸色马上会发生剧烈变化,先是由白变红,接着变成深红,继而紫红,最后变成猪肝色……

“欧阳铭呀欧阳铭,你成心跟老师捣乱是不是?”李老师气不打一处来,“说别的同学没钱我还相信,说你没钱,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今天进学校的时候,我明明还看到你一手拿可乐,一手拿热狗吃得痛快,没钱还能买这么多零食……这你又怎么解释?”

“是是虫”不急不噪,小眼睛一翻:“李老师,买零食的钱我有。”

李老师差点背过气去:“你……买零食的钱有,订杂志的钱就没有了,这是什么道理嘛?”

“是呀,买零食的钱是买零食的钱,订杂志的钱是订杂志的钱,不能搅的,这叫……”

“这叫什么?”

“这……叫专款专用。”

哄,大伙儿的笑声几乎能掀翻房顶。

“欧阳铭,你名词会的倒是不少呀,可惜用错了地方。”李老师恨铁不成钢,施展了她教育学生的最后一招,摆事实,讲道理,苦口婆心的口水战术,“大家都说你是捣蛋鬼,坏小子,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可是……可是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说说,你除了办坏事,你还会办点好事吗……”

李老师的激将法顿时起了作用,“是是虫”欧阳铭马上表示抗议:“李老师,我怎么不会做好事呀?上次咱们班红领巾服务队去老年公寓做好事,马爷爷的鸽子房是谁建的?要不是我,马爷爷的鸽子住哪里,不流浪街头才怪。”

说到给马大爷垒鸽子房,还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呢。四(1)班有支红领巾服务队,每逢周末,李老师就会带领队员走上街头或者是走进社区做好事。

上星期,红领巾服务队来到了位于学校同一条街的夕阳福境老年公寓。马爷爷是老年公寓里年纪最大的一位,可马爷爷最喜欢养鸽子,他养了100多只鸽子,可是,行动不便的马爷爷为给鸽子建造一个安全舒适的鸽子房犯了难。这下可给了爱出风头的“是是虫”一次露脸的机会,他主动找到马爷爷,拍着胸脯要帮马爷爷建造鸽子房,马爷爷自然一百个高兴,乐呵呵地许诺:“嘿,真是好孩子,你这个小包工头我喜欢,好吧,你帮爷爷建鸽子房,爷爷让你顿顿吃鸽子肉。”

一听马爷爷有肥美的鸽子肉犒劳,“是是虫”欧阳铭更是情绪高昂,他又是指挥浑小子周小舟搬砖,又是命令牛犀犀挖泥,咋咋呼呼嚷嚷个不停。周小舟天生懒骨头,搬了几趟砖头就感觉腰酸背疼:“喂,‘欧阳克’,你别背着手真当包工头呀,我们搬砖你垒房呀,不然,我才不干呢。”

“嘿,我垒就我垒。”鸽子肉的诱惑太大了,“是是虫”挽起袖子,操起铲子垒将起来。

“嗨嗨,你会不会垒呀?”在一旁打扫卫生的女生们过来看“是是虫”的笑话。

“切,不就是垒一鸽子房嘛,这对我来说,太小Kiss啦,甭说鸽子房,奥运会的练功房我都垒得成。”

“是是虫”一边耍着嘴皮子,一边有模有样地忙活着,他首先在地上围着自己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算是鸽子房的地基施工图,一边拿砖头一圈圈地朝上垒。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到了下午,当鸽子房也垒到超过“是是虫”头顶的时候,已经收工前来看热闹的女生寇寇突然发现了问题:“哈哈,‘欧阳克’,你怎么给你自己建了一座监狱呀?看你怎么出来?”

“啊……我……鸽子房忘了留门啦。”“是是虫”这才发现,自己垒了半天却垒出了个封死的房子,连个出口都没有,“喂,牛犀犀、周小舟,快帮我啊!”

“帮……你做什么?”已经累得冒泡的牛犀犀有气无力地问。

“帮我把房子拆掉呀。”

“啊?有没有搞错,我累了半天了,说拆就拆呀?”

“不拆我怎么出去呀,难道你让我在这里陪鸽子天荒地老吗?快动手啊,我们拆了重垒。”

“啊,还垒?”牛犀犀和周小舟轰然倒地,好不容易垒了半天又要拆掉,这……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吗?跟着这样的包工头打工,看来,不把大牙饿飞了才怪。不过,最晕的要数马爷爷了,你想呀,中午吃饭的时候,三个建筑大师已经报销了马爷爷4只肥鸽,这样来回折腾,100只鸽子吃光了也难见鸽子房胜利竣工。

想到马爷爷无辜牺牲的那4只鸽子,李老师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欧阳铭,还念念不忘你的‘光荣’史呀,你那样的好事不做也罢,我看是纯粹添乱。”

“嗨,虽然鸽子房没垒成,可我也算是做好事嘛,马爷爷依然表扬我呢。”“是是虫”摇头晃脑,好像还在回味鸽子肉的余香。

李老师只好说:“不过帮马爷爷垒鸽子过去的事情了,哪能时时提起来显摆呢?雷锋做了好事会到处张扬吗?过去的已经过去,今后你还能做好事吗?我看困难。”

“嘿,李老师,你还甭小瞧我。”“是是虫”欧阳铭的犟脾气又上来了,“下周我就再做件好事给你看看。”

“哦,这可是你欧阳铭亲口说的哦。”

“是是虫”一拍胸脯,连说三个“是”:“是是是,是我说的,我要不做出一件让你表扬我的好事来,我就提脑袋来见你。”

“啊,哈哈!”李老师被“是是虫”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逗得大笑起来,“提脑袋见我,我还不敢见你呢,这也太可怕了,呵呵,不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是你不要忘记你自己的保证就行了。”

周末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又到了周一。李老师正在办公室为当天的语文课做准备,这时门外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者肥头肥脑三角眼,咋一看活像小品演员范伟,只不过人家大笑星范伟长得比眼前这位慈善多了。

来着进屋就面带怒气,好像谁欠他800块钱似的:“你就是四(1)班的班主任吧?”

“是呀,请坐,请问你是?”李老师抬起头来,友好地给来者让座。

“是你就对了,你真得好好管教一下你们班的欧阳铭、还有一个胖子叫什么来着……对了,牛西皮(牛犀犀)那几个坏小子了,你要是不管,我就找你们校长去。”肥头肥脑的家伙终于找到了发泄对象,怒气冲冲地嚷起来。

呀,不妙,准是班里的几个坏小子又在外面惹事了,凭李老师直觉,而且事惹得还不小,不然,闯进来的这位怎么像吃了枪药一样呢?

“呵呵,请你消消气,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确实是我们班的学生给你惹了什么麻烦,我一定会严肃处理他们的。”自己的弟子闯了祸,当老师的只好赔不是。

听了李老师的话,肥头肥脑的家伙气也消了许多:“哎,李老师呀,我姓王,是学校对面好口福酒店的老板,你可得给我做主呀,你们班那几个臭小子可是活活让我赔了300多块啊。”

“什么300多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李老师被搞得一头雾水,越来越搞不明白了,“这样好了,王老板,请你先在办公室等上一会,我亲自去找那几个学生问个明白。”

学生肇了事,被人找上门来,李老师不敢怠慢,马上赶到教室寻找惹事大王欧阳铭。不到上课时间,教室里哪里会有他的影子,找了半天,李老师才在操场把欧阳铭逮到:“欧阳铭,星期天你都做了些什么坏事,害得人家好口福的老板找到学校了。”

面对李老师的审问,“是是虫”欧阳铭却哈哈大笑起来:“哈哈,那是个黑心老板,他活该。李老师,我可没做什么坏事,我做的是好事哦,我要做好事给你看嘛。”李老师更加气愤:“欧阳铭,你正经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清楚,不然,下午我给你爸爸打电话……”

“啊……”坏小子欧阳铭最怕老师打电话给爸爸,吓得几乎灵魂出窍,“李老师,我交代好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是是虫‘欧阳铭心里惦记着做好事证明给李老师看,所以星期天一大早就钻出被窝,拉上死党周小舟和牛犀犀到大街上转悠。

欧阳铭一边转还一边命令牛犀犀和周小舟:“我今天要做好事哦,你们两个眼睛活着点,看能不能发现小偷什么的,好让我抓他们。”

周小舟嘴巴都快笑歪了:“欧阳老弟,你还想抓小偷?省省吧,小偷也是我们抓的吗,要是我们能抓到,警察不下岗了吗?”“哼,反正我今天要做好事,寻不到好事做我跟你们急。”

牛犀犀也跟着泄气:“跟我们急有什么用,要不我们扮演小偷让你抓?不过我和小舟长这么帅,也不像小偷嘛。”

“呕!”

“欧阳克,你怎么啦?”

“我想吐啊,就你这样的,还敢自称长得帅?你擅自到我们人间来,不吓到别人已经很不错啦。”

“欧阳克,你想找死啊,我打——”

三个人一路打闹,不知不觉来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好口福酒店外。酒店门上贴着的一张广告引起了“是是虫”的兴趣:“‘绝对新鲜田鸡,特惠酬宾供应’,田鸡是什么鸡呀?”

牛犀犀不懂装懂:“欧阳克你真笨到家了,连田鸡是什么都不知道。”

周小舟问牛犀犀:“那你说田鸡是什么?”

“田鸡,就是在田野里养大的鸡嘛,市场上叫柴鸡,这种鸡可比养鸡厂养出来的好吃多了。”

周小舟正吃着冰淇淋,差点个呛了:“白痴,哈哈,田鸡就是青蛙呀。”

“你才白痴呢。青蛙怎么会是鸡呢?”

“停——你们快别吵了。”“是是虫”大喊一声,“我做好事的机会来了,走,跟我找酒店老板去,青蛙是益虫,属于保护动物,他们竟然还敢拿来做菜……”

“对呀,我们要保护青蛙。”

“是是虫”欧阳铭的提议得到了两个铁哥们的赞同。

“是是虫”第一个冲进酒店,酒店门口漂亮的迎宾小姐见有小客人来了,马上换上一副很职业的微笑问:“小朋友,你们要就餐吗?”

“是是虫”懒得理会,大大咧咧地问:“喂,你们老板呢?”

“你们……找……我们老板?”迎宾小姐望着眼前这几个小家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们老板很忙,没时间见你们的,请问……”

“哼,你们老板难道是总统吗?”“是是虫”的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惊动好多人看。

“哎哟,不好意思,我就是本酒店的老板,请问几位小朋友找我何事?”这时,听到吵嚷的胖子王老板出现了。

“是是虫”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胖老板:“听说你们酒店卖青蛙肉是吗?”

“呵呵,是的是的,田鸡,叫田鸡,不要叫青蛙。”胖子王老板笑嘻嘻地小声说。

“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青蛙是益虫,你们不能卖青蛙肉。”

胖子王老板刚才还满脸堆笑,突然来了个晴转多云,大手一挥:“去去去,小孩子家一边玩去,捣什么鬼呀。”

“是是虫”哪里肯轻易走开:“你们卖青蛙肉就是不对。”

牛犀犀、周小舟也一旁帮腔:“是啊,卖青蛙肉是违法的。”

真是添乱,正是食客上门的时候,几个小鬼跑来叫板,胖子老板顿时大怒:“保安,给我把这几个小屁孩哄出去。”

“是是虫”、牛犀犀、周小舟哪里是身高马大的保安的对手,三下两下,三个人就被保安清出了酒店。“是是虫”气急不过,叫嚷着要发起第二次进攻,冲进酒店和老板玩命。浑小子周小舟鬼主意多多,他想到了一个整治胖老板的办法。

周小舟趴在“是是虫”和牛犀犀的耳朵上一阵嘀咕,“是是虫”和牛犀犀兴奋地跳起肚皮舞来:“哈哈,就这样,让那个猪头老板还敢跟我们耍横。”看来,周小舟出的一定是个馊主意,不然,“是是虫”和牛犀犀怎么乐成那个样子呢。

几分钟后,三个铁哥们又昂首挺胸地走进酒店。

胖老板一看,马上又扯着嗓子叫起来:“哎……你们几个小鬼,怎么又进来了?快出去。”

周小舟背着手,大模大样地说:“干吗要我们出去,我们是来吃饭的,是你们的顾客,顾客就是上帝。”

“少来捣乱。”胖子老板瞪起眼睛,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似的,“你们小孩子家吃什么饭,有钱吗?”

唰!“是是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大钞,这是老爸给他买球鞋的钱,“谁说没钱,别小瞧我们,告诉你们,我的钱多的很呢,把你们酒店买了都不成问题。快,拿你们的菜谱来,本少爷要点菜。”

胖子老板嘴巴张得能塞下鸡蛋,他再也不敢小瞧眼前这几个小家伙了,天呀,碰到小财神爷了,胖子老板想,这几个小家伙,很有可能是超级大公司老总的儿子,千万怠慢不得了。

“快点,把菜单给我拿来,我要亲自给这几个小客人服务。”胖子老板命令服务员把菜单取来,点头哈腰地说,“呵呵,这些都是我们酒点的特色菜,几位吃点什么,尽管点!”

“是是虫”满不在乎地坐下来,接过菜单:“老板,你们这里上菜快吗?”

“嘿嘿,快快,我们这的厨师麻利的很,只要你这边点了,那边马上就能端来。”

“那好,我先看看。”“是是虫”翻看着菜单,“不错,花色很多哦……清蒸黄鱼……”

老板马上扯着喉咙叫道:“清蒸黄鱼一个,厨房动作快点。”

“……油闷大虾……红烧大闸蟹……四喜丸子……”“是是虫”头也不抬,盯着菜单读起来。“好的,油闷大虾、红烧大闸蟹、四喜丸子,师傅们快点做啊!”胖子老板肉嘟嘟的脸上乐开了花,总算逮到大客户了,一下点了这么多名贵的菜。

“是是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竹笋香兔肉、龙苏里脊、四季养身果……”

“快,快,又点了三个菜,快点啊。”

OK,这就出锅啦!”后面传来厨师们愉快的吆喝声。

周小舟终于把菜谱看完,抬起头来:“老板……刚才我念的那些菜……”

“那些菜怎么了?”

“那些菜我们都……都……吃不起。”

“啊?”胖子老板如遭到雷击一样,轰然倒地,“拜托,吃不起早说嘛,干吗不一句话说完?”

“哈哈哈!肥猪老板,看你还敢不敢卖青蛙肉。”

“哈哈哈,老板,那些菜你留着自己吃吧,敢不让我欧阳铭做好事,哼,你会倒霉的。”

三个铁哥们终于完成了报复计划,眨眼间,以世界冠军刘翔般的速度撒丫子逃得无影无踪了。

上帝呀!听完了“是是虫”欧阳铭的招供,班主任李老师也差点像好口福酒店的胖子老板一样晕倒在地。

    这帮臭小子,一个比一个不省心,你说,“是是虫”到底是做好事呢还是在做坏事?呵呵,还真有点不好评价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