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和龙虾的记忆

回顾小札 2019-01-15 12:40:14

    清早5点,窗外的鸟叽叽喳喳闹个不停。依稀听到爸爸在和村里人打招呼,内容无非是天凉了,饭吃了没等这些,和熟悉的人说熟悉的老话。农村的一天开始了。

    但有些人起得更早,在夜深人静的凌晨,那些渔民从收网开始他们的一天。等我跑过去看时,他们已将捕获物从鱼篓中倒出,准备按类分装了。我一看,满满一大盆龙虾,里面夹杂着粗细不一的黄鳝,小螃蟹和小鲫鱼等,还有好几条活蹦乱跳的大黑鱼和一条肥硕的蚂蝗。这都是实实在在野生的,从我家西边河里获取的馈赠。

    我和其中一位渔民简单的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他是连云港人,来苏州十多年,之前住在骑河,去年搬到这里。一般他都是中午12点撒网到次日凌晨3点去收网,现在龙虾价格大概18元一斤,黄鳝则贵些,粗壮的能卖到70-60,一天下来赚个千把块钱。我看他很年轻,就问他多大。他腼腆地笑了笑,继续告诉我他32岁,两个小孩都在老家,大的一个6岁上幼儿园了。看到他谈孩子时眼里的骄傲和宠溺。我想他一定是个疼人的好爸爸。

    临走前,他送了我一篓子小龙虾。

    不知何时,龙虾成为了一种文化消费,吃龙虾也成了一种时尚趋势。一到夏天的夜晚,必得邀请三五个好友,喝着冰镇啤酒,用手抓着蒜蓉、十三香、麻辣等小龙虾,这时候不必讲究,怎么酣畅怎么吃。挥动膀子,吐槽生活,方显得快意人生。

    我的胃向来不偏爱这类重口味的美食,因此,甚少吃龙虾,少有的几次,让我记忆深刻。

    说起龙虾,不提不盱眙,一个因龙虾而闻名的苏北小镇。我有幸参加了两届盱眙的中国龙虾节,感受了千人广场龙虾宴的氛围,并品尝了盱眙县龙虾烹饪厨师培训班合格的专业厨师手艺。朱大龙虾、於氏龙虾等各类广告牌子让你看得应接不暇,泡菜、糖醋、蒜香等特色龙虾都在挑战着你的味觉极限。盱眙的朋友告诉我小龙虾得吃青虾,这类虾是生长在河里湖里的,虾壳发青,前面两个钳子小,干净且肉多,而饭店里的一般都是红虾,钳子大,隐藏在沟里,比较脏,口感也比较老。在盱眙品尝完龙虾后,如何不去一趟明祖陵和铁山寺呢?感受一下盱眙人杰地灵的大美风光。

    每到6月份,朋友公司的食堂都会推出龙虾预购。这时,朋友总会订一份给我送来,那时我还没毕业,他下班后,直接从公司到我学校,我们俩就在新食堂三楼找个角落坐下,然后大快朵颐,他聊工作我聊学习。后来,我毕业后租房子在浦口,离朋友的公司相距甚远,他拎着龙虾坐1个半小时的地铁外加走30分钟才能到,龙虾也冷透了,还得劳烦他重新加热,我想这加热的过程也为他日后烧龙虾的厨艺打下坚实基础 了吧。我常打趣他说,我可以效仿余秀华写一篇《穿越大半个金陵城去给你送龙虾》来赞美你了。朋友哈哈大笑道,只要你别再搬得更远就行。和朋友认识十多年,两个人同在异乡,但各有各的工作和生活,见面时间越来越少,趁吃龙虾聚个餐,聊聊彼此,就像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君子近庖厨,中午掌勺,吃一顿和家人的记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