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源纪 | 醉诗意的煮水

拾源纪 2018-04-20 07:48:37


人,当以诗意地栖居

  那什么才是有诗意



周末,三五知己,或那个他(她),小溪流水边的草地上,烟雾蒙蒙,一本书,一茶席,一套小茶具,红泥炭炉,诸葛亮的羽扇扇着小火,水壶冒着小烟……是不是有古画上烹茶情景?

 红泥小火炉,古代用以温酒,茶人用来煮茶。红泥炭炉以致泥炉烹雪成了古雅情调的象征。日常烧水,整个土灶烧点柴火就行,但要品茶,由其是工夫茶,对烧水的讲究可就多了。


“茶圣”陆羽:

“其火用炭,次用劲薪。其炭曾经燔炙,为膻腻所及,及膏木,败器,不用之。古人有劳薪之味,信哉。”


意思是烧水最好用炭,其次用能燃烧得很旺的薪柴

炭必须要烟气要少,狼烟滚滚的话,是会渗入水里的,所以你的炭最好搁外边先烧一会,等烧到赤红色没有烟尘的时候,再上炉煮水。



为了解决木炭有烟尘的问题,古人又捣鼓出了橄榄炭、荔枝炭和龙眼炭。这可不是用这些水果的树身烧成的炭,而是用它们的果核烧成的炭。


目前荔枝炭和龙眼炭因为价格的原因早已绝迹,工艺也早已失传,唯有橄榄炭在潮州工夫茶文化中保留了下来,当中质优的叫乌榄炭,售价每斤上百元,贵是贵了点,不过好处就是没有烟尘,经久耐烧,用一套红泥小火炉烧水煮茶取暖,让寒冬的萧瑟成为格调的背景,延长茶带给你的愉悦和自在,让茶温更持久。做一次古人,邀请三五个好友围炉而坐,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喝茶的乐趣,一半在于品茶,一半在于烹茶。

享受烹茶的乐趣。烹茶的过程让人觉得很有意思,有人说如同吃螃蟹,蟹肉之所以鲜美,不过就是去壳之麻烦,有了剥壳的过程,方能体会到蟹肉之美味。但小编我更喜欢享受这一慢的过程,也喜欢看别人优雅的泡茶动作。烹茶的人气定神闲,淡定的投茶,优雅的出汤,谦恭的奉茶,无不显示茶人之美。



就说烧水,看着简单,实则也是有学问,有讲究的。而且在整个事茶的过程中烧水也是至为关键的一步,陆羽将烧水分为“三沸”

一沸为鱼目,就是说,煮水当出现鱼眼气泡,并微微有声。

二沸如涌泉,壶内温度继续升高,气泡越来越多,气压增大,气泡聚集在水面以上以及壶的周围,体积也增大,随着水温的升高而不断的加大,边缘就像涌泉一样出现一连串气泡,这就是二沸如涌泉了。

三沸似鼓浪,水面的气泡如鼓浪翻滚时,这就是第三沸了。水温达到足够的高度,气压增大,气泡内的水汽饱和了,气泡在上升过程中体积不再变小,继续增大。气泡浮力变大,由底部向上升,升到水面破裂,放出蒸气,水就沸腾了。

三沸之后的水就不能煮了,千滚水是不能饮用的。但是泡茶一定得水达到三沸以后才可以,如果是绿茶、黄茶等,可以等水沸以后再稍微放一会儿即可。


各种茶对应的水温:

资深茶人说:“电磁炉烧出来的水发紧,而乌榄炭烧出来的水是松软的”。能不能喝出其中区别,就看道行了。

茶,让文人骚客情有所钟,也使世外清净地的修行人为之赋词歌咏。在日本,茶道更近似于一种精神交流和信仰。究竟是什么特性让茶这样一个东方饮料被赋予和、静、清、寂”的人文精神色彩呢



岁寒严冬,

古有泥炉烹雪,今有红炉煮茶

让时光慢下来,一杯茶汤来之不易,

说到底,茶就是时间沉淀下的精华。

不多说,看完赶紧回家煮茶趣~



寻拾自然本源  只为一杯好茶



免责声明:

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告之,我们立即予以删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