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把活螃蟹蒸熟, 是否算虐杀动物?

生科青年 2019-06-14 08:49:33


螃蟹说:


“ what? cue我干啥?? 


“ 采访我啊?你抓紧时间问 ”


“……”


“ 还问!去嫩娘的!焖你你不疼?你不疼?!”


“ 你说你疼不疼吧!”




好吧,让螃蟹哥先冷静下,回到我们这个严肃的话题上——虐杀动物。


保护动物的观念和意识正日益深入人心,法律法规也日渐完善。然而问题是,似乎提到动物,人们脑海中的范围最多能概括到的范围即是猪、鸡、鱼等——脊椎动物*

(脊椎动物:包括圆口类、鱼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等六大类。一般体形左右对称,全身分为头、躯干、尾三个部分,有比较完善的感觉器官、运动器官和高度分化的神经系统。)

右滑可查看更多图片


至于它们的表兄无脊椎动物——虾、蟹、蠕虫等,人们通常认为它们不会感觉到痛苦,在法律上也没有受到保护,因此它们出局了。

(无脊椎动物:包括原生动物、棘皮动物、软体动物、扁形动物、环节动物、腔肠动物、节肢动物、线形动物等。它们是背侧没有脊柱的动物,是动物的原始形式。)

右滑可查看更多图片

无椎动物是否真能感受痛苦,似乎大多数人都无法说出一个绝对的定论。疼痛是很难测量的,甚至连定义都不容易。

那么,无脊椎动物到底是否能感知疼痛呢?


首先我们来看来自英国著名动物学家Patrick Bateson提出判断动物疼痛的方法。疼痛的概念很复杂,但不管概念怎么变,核心有两个。


第一个是nociception,大概可以翻译成伤害反应(小编认为可解释为我们了解的简单反射)伤害反应完全是一种反应,不涉及意识。

第二个是对疼痛的主观感(这就是复杂反射了)


就像人碰到烫的东西马上缩回来,这个动作的做出不需要通过大脑,是在人感觉到疼痛之前就做出的,这就是第一个条件。缩手后人们意识到的疼痛,这便是第二个条件。

所以,当动物对某种我们认为是疼痛的东西作出反应时,不一定意味着动物就是处在疼痛当中。这种反应可能是单纯的反射,其信号并未通过大脑中与疼痛意识相连的神经系统。


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我们需要证明无脊椎动物对疼痛的处理不仅仅是简单的反射而已


下面我们再来看另一位大兄弟——埃尔伍德关于证明不只是反射所做的几个有趣的实验。


实验一:对虾

埃尔伍德把乙酸刷到对虾的触角上时,对虾开始用它们的前足,以一种复杂的长时间的运动,来梳洗被处理过的触角。但如果预先局部施用麻醉剂的话,这种梳洗行为就不会出现。

实验二:螃蟹

如果埃尔伍德短暂地电击寄居蟹的某个部位,寄居蟹会用它们的螯长时间的摩擦那个点;食用蟹在移除一只螯之后会摩擦敲打它们的伤口。有时,对虾和螃蟹会扭曲它们的肢体,去接近一些难以够到的伤口。这是一种长时间的复杂行为,很显然与中枢神经系统有关。

实验三:滨蟹

埃尔伍德将滨蟹放到一个有强光照射的水箱中,水箱里有两个隐蔽处。滨蟹在白天时倾向于躲在岩石之下,因而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会选择待在其中一个隐蔽处。然后,他对其中一个隐蔽处的滨蟹施以电击,迫使它们从隐蔽处出来。仅经过了两轮试验,那些被电击的滨蟹就会倾向于改变它们所选择的隐蔽处。“这是一种快速的学习。”


最后,埃尔伍德想观察躲避疼痛的需要如何与其他的欲望竞争。(就是无脊椎动物为了什么能忍着疼,我拿五毛钱堵是它媳妇)


这个时候,寄居蟹就要上场了。


这些动物居住在废弃的海贝中,但如果对贝壳内部施以电击,它们会无法忍受、弃壳而出。


埃尔伍德发现,施以电击时寄居蟹弃壳的可能性,不仅仅取决于电击的强度,还取决于它们有多想要这个壳。较好的壳中的寄居蟹要承受更大强度的电击才会被驱赶出来。这意味着,螃蟹在受到有害的刺激时能权衡不同的需求。


埃尔伍德表示,这种行为远远超越了反射的范畴。


毕竟房价这么贵,找个好房子娶个好媳妇不容易,这点疼能忍就忍吧。


看着这里,我们对“无脊椎动物到底是否能感知疼痛”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另外通过大量实验和类比论证,科学家们发现大多数甲壳纲动物存在感受器、神经通路、处理痛觉信息的脑结构、阿片受体和内源性阿片物质*、生理反应、保护性反应、学习能力及动机权衡能力等,因此,大多数甲壳纲动物,其实是符合具有感受疼痛能力的标准

(注:阿片受体和内源性阿片物质(阿片物质与阿片受体结合产生止痛效果,我们常说的内啡肽就属于内源性阿片物质,吗啡等属于外源性)


然而,在人类欲望面前,很多事实往往我们无暇顾及。


有什么方法可以减轻螃蟹的痛苦呢?


1、冷冻。低温会迅速麻醉螃蟹的神经系统,也是实验室中解剖小龙虾前常用的麻醉方法。低温会迅速麻醉螃蟹的神经系统,也是实验室中解剖小龙虾前常用的麻醉方法。


2、穿刺打开螃蟹腹部的扇形壳,中间有一个小孔。用刀或改锥用力穿刺直至对面,可以直接摧毁胸神经节;然后再刺穿两眼中间的脑神经节。


不论如何


愿我们常怀一颗感恩之心


与探索未知的好奇之心


生小科下次与你再见




烟台大学

生命科学学院

编辑 / 丛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