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油炸螃蟹饼

漱石小院 2018-12-05 12:35:17

这两天特别重温了《情人》未删减版,梁家辉的演技,细腻的眼神和情绪,真是迷人。放个迅雷种子。

thunder://QUFmdHA6Ly9keTpkeUB4bGEueHVuYm8uY2M6NDAyMDgvW9G4wNfPwtTYd3d3Llh1bkJvLkNjXcfpyMsuQkQxMDI0uN/H5dOi0+/W0NfWLnJtdmJaWg==


本文转自公众号【用吃理解世界】

1.

我是在越南会安认识的她,小名Lee。

夏末秋初,如潮的中国游客大军退去,我从中部地区二线城市转移到越南,准备进行为期四个月的长篇小说写作。由于无法忍受城市的喧嚣及冬季的寒冷,因而选择了会安。

这是一个有几分像丽江的越南古城,但难能可贵的是,它少了些肉欲和金钱横冲直撞的意味,多出几分绅士和淡雅。走砸街头巷尾,有时会恍惚觉得梁家辉会穿着白色西服套装从房门中走出来。更难得的是它靠海,我大约每两天骑自行车去一趟海边,大多会选择清晨或傍晚,可以一个人独享昼夜交替时的安宁。

我在一家带泳池的小酒店长住,那天正好是九月末,下午我肚子在房间里边喝清酒边整理小说的故事线索。窗外树影婆娑,却毫无一丝风,酒精也渐渐散发出劲儿来,屋里闷得要死。甩下笔头,冲下楼骑上自行车准备奔向海边,一个白T齐膝短裤,头发汗湿的年轻女人冒失地出现在面前。

“Excuse me? Are you Japanese? Chinese? Korean?”

“中国人,咋了?”

她跳上车,毫不客气地说:“走吧,出发。”

见多了这样自我感觉不错的女大学生,也就不再乐于点评什么。八年前刚毕业,在318上骑行,遇见初恋女友,也差不多这样。现在想来,倒不是我这副小胡渣闷葫芦模样有多像女孩子们想象中的大叔,反倒很可能是因为外向的人也偶尔需要安静,而我,有时又静得憋闷,相互需要,各取所需吧。

“我叫Lee,大叔你去哪儿?我想跟你一块儿去。你叫什么?”

“海边。苏铭。我不是大叔,就比你长十来岁。”

一路上她不再问话。渐渐地,她手环住我的腰,脑袋靠在了背上。我心里思考着现在的小姑娘是否过于开放,过于轻易就给陌生男人这样的暗示。转头一看,她已经睡着在后座。

路的两侧是一层、两层、最高不过三层的小楼,有理发店,零食店,凉鞋店,小吃店,偶尔会穿过一个油绿色的池塘。风逐渐吹散了身体中的酒意,感觉得到灼热的阳光缓慢减弱的过程。

走完了水泥街道,摩托车开始在泥路上颠簸,她突然醒了,猛一把抓紧我的腰,我感到一阵晕眩,又惊又痒,太久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异性。


2.

到达沙滩,这里是非常典型的热带沙滩,同国内大部分海滩不同,国内的沙滩只是沙滩,这里的沙滩上却长满了椰子树。来此的全是欧洲人,只有我和Lee是明显的黄种人。欧洲女人只穿比基尼,不穿别的更复杂、遮蔽更好的泳衣。这是我喜欢来此的原因之一,当然平日来此并没有这么多花花绿绿身材优美的比基尼。

我选了一个相对角落的位置靠树坐下,准备像往常一样写点儿什么,喝一小威士忌,再慢悠悠骑回市区吃一顿美餐。Lee却按耐不住想要冲进水里,却苦于没有带泳衣过来,只能陪我坐着。

大半个小时过去,Lee讲述了她到越南之前的种种背景、感情经历,其间也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些我的情况。鉴于和她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性格也颇似我的初恋,长相也可说是大方可人,我也以自己的感情经历作为回应,向她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远处还的对面开开始变得黑压压的,不久,沙滩上的人开始散去。我听见了密集的雨声从海的对面渐渐像我们这边逼来,还从没见过这样惊险又壮阔的景象。不一会儿,沙滩上的人就逃光了。我拿起酒瓶准备骑车返程,Lee却抓住了我的手。

“我们去海里游泳吧,多难得的机会。你也没有在暴雨天下过海吧?”

“太危险了,丫头,况且,我不会游泳。”

“你就去海里玩玩水好了。”她说完这句话,抓过我的酒壶,把剩下的半壶一饮而尽。她脱下T恤、短裤,冲到水里,一点点游向远处。

换做我自己,一口干掉半壶酒的话肯定是微醺了,她的酒量显然在我之上。我抓起她的衣服跟到海边,大喊她的名字,担心出什么事,几分钟后,她游回来了,一脸得意和满足,从水里站起来时,两条辫子和内衣都不住淌水。说她年少太知事呢,却又只穿了件薄得几乎透明的抹胸,一时间,什么都看见了。我感到呼吸急促,却挪不开眼,她也很快发现了我的窘迫。

“把衣服穿上吧,凉!”


3.

她穿好衣服从后面追上来。雨忽然停了。我想尽快赶回酒店换掉淋湿的衣服,一个推车小吃摊飘来了食物的香气。

“啊,油炸螃蟹!”Lee惊呼到。

我们买了两个油炸螃蟹饼。它是把小螃蟹放入了鸡蛋面粉糊中油炸而成的饼,刚从油中捞起来,还冒着锅气。我还在观察饼的形状、颜色,Lee一边大嚼一边喃喃有词“好吃!好吃!”螃蟹饼的面粉部分是焦黄的,而小螃蟹们是橙红色,好看极了。然而再怎么秀色可餐也不及Lee那娇喘般的赞叹,我也忍不住吃起来。


4.

回到酒店洗漱完,我在附近的一家西餐厅订了位。Lee想必也是那种家境优渥,见过各种场合,也十分懂得社交礼仪的女孩子,她从头到脚都换了行头:披肩长发,淡妆,精巧的耳环,吊带裙,凉鞋,显示出属于年轻女人特有的,又带点成熟的女人味。

我们像情人,又像多年的好朋友一样,愉快地用完餐,喝掉死瓶葡萄酒,席间聊过一些话题,关于生命、哲学,关于我的写作和她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甚至还聊到感情和性。她像是另一个我,一个想象中的,能够敞开心扉拥抱生活拥抱爱的我。

然而,临近十二点,都喝到几近大醉的我们,回到酒店,也只是拥抱,互道晚安,各自回房。甚至连亲吻都没有,不知是忘记,还是我克制了。

第二天醒来,她已离开酒店,消失在我的世界中。

晚上从酒吧回来,前台告诉我有位小姐给我留了包裹,打开一看,是油炸螃蟹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