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愿简单的快乐,逐月华流转千家万户

风中一叶 2021-02-21 08:04:23

每个有阅历的人

都愿意来风中一叶的公众号

第152期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在中秋月圆之际,愿我的祝福逐月华送达你的身旁,祝福所有朋友头顶朗月,心有圆满,永享一份简单、纯粹的快乐!

                                                —— 风中一叶



点击上方绿标     收听唯美歌曲





那份简单的快乐

                        文 / 风中一叶


小时候过中秋,盼望有三:翻毛月饼,红烧肉,父亲。


那个时候,尚是贫穷年代,家家都不富裕。


肉是年节才吃的,平常日子一天三餐都见不着荤腥,就更别奢望会有坚果、话梅、薯干之类现在孩子早已吃厌的零食了。中秋对中国人是个大节,无论光景如何,每家都会买上几块翻毛月饼,割上几斤肉,给老人孩子过个节。


这个时候幼小的我,味蕾里对肉香的记忆还停留在端午节,三个多月无鲜肥滋味之享,早已让我对那碗红烧肉暮想朝思。中秋对农家来说还是个忙碌的时节,玉米、花生、高粱等作物在中秋前后都相继成熟,无论年景如何,丰收欠收,都要将它们收到房顶窗台、屋前屋后。这时候家家外出打工的壮劳力都会回来,他们并不说回家过节,而是说回家收秋。父亲也是他们中的一个,当然和父亲一起走进家门的还有翻毛月饼、我的漂亮衣服、新文具......


在物质享受非常匮乏的年代,对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来说,还有比过节更美好的日子么!


 依稀记得那是初上小学一年级的中秋节,那年秋收的早,父亲在中秋节前三天就回家来。他的包裹还没放稳,就被我、哥哥、弟弟争抢着打开。


 三包月饼,用黄纸和一张带红色图案的纸包得方方正正的,还用一根纸绳系着。我们都知道两包是给爷爷奶奶的,一包是留着中秋那天家里吃的。还有一些笔和本子,一本新华字典,两件样式一模一样的立领长袖单衣,一件鲜红色,一件老红色。爸爸说是给我和妈妈的,我们两个一人一件。


父亲喊着谁去给爷爷奶奶送月饼的时候,我们三个正抢那本字典。哥哥只长我一岁,和我同上一年级,那时班里只有一两个同学有字典,能拿本字典上学是多荣耀的事情,我顾不得去看父亲买给我的新衣服,和哥哥争得面红耳赤。弟弟才上学前班,还用不着字典,但他见我和哥哥争抢,疑心这本字典是最好的东西,就跟着一起抢。


最后还是父亲给出了解决方案,字典归我和哥哥,哥哥带一天我带一天轮换着用,弟弟没有字典的使用权,但他可以先吃一块月饼。


纷争解决了,哥哥抢着给爷爷奶奶去送月饼,因为如果爷爷奶奶不用这月饼走亲戚,会打开给去送月饼的孩子一块儿吃。哥哥走后,父亲打开剩下的一包拿出一块给弟弟,便把它放到篮子里吊到了房梁上,之后父亲就匆匆的赶往地里了。


我边摩挲着字典,边咽着唾沫看弟弟吃月饼,还一边想着哥哥还不回来,是不是正在奶奶那里吃着月饼了。弟弟一手拿着月饼往嘴里送,一手在下巴处接着掉下来的渣渣,因为那时的翻毛月饼皮好几层,又酥又脆,月饼馅里露出了青丝玫瑰,他还故意眦着牙把它们咬出来,嚼得咯吱吱的响。


我故意不再看他,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心理却期盼着他能说“姐,给你一口”,可他一直没说,只顾吃自己的,一直到把手里的渣渣都倒入张着的大嘴里。过了一阵哥哥也回来了,嘴角还残留着月饼渣渣。那天父亲下地回家后,趁哥哥、弟弟不在,悄悄塞给我一块月饼,对我说:“他们俩都先解馋了,你也快吃一块儿” 我笑着接过又白又圆的翻毛月饼,一手拿着往嘴里送,一手接着酥脆的月饼皮,那份香甜软糯融在口里的时候,甭提多幸福了。


 中秋节那天,我们兄妹三人又一起重温了那份幸福,还吃到了红烧肉。那时候的红烧肉,肥多瘦少。母亲先把它们的肥油耗出来,再炒糖色,将它们炖的红润流香,甭说吃肉,就是用肉汤炖的白菜粉条都让我们三个回味好久好久,再带着这种回味盼着下一个节日。更何况,那个中秋节的快乐,还因为有了字典和新衣服,被拉得好长好长。


 轮到我拿字典的时候,我总是把字典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在课桌上,即使是数学课,我也那样放着。爸爸买的新衣服,给妈妈的虽然选了大号,可妈妈穿着还小,妈妈只得往小改了一下,又送给了我。我在小伙伴们艳羡的目光中,将两件衣服轮换着穿。


小时候的中秋节,就是回家收秋的父亲,就是翻毛月饼、红烧肉、就是字典、新衣服......就是一种简单而又纯粹的快乐!



一岁一中秋,一中秋一华年!


伴着那份简单而又纯粹的快乐,我慢慢长大。小女孩、大姑娘;小学生、大学生;爸妈的女儿、别人家的儿媳。长大后,中秋才在我心头朦胧了一层情感的光华。


那年女儿上小学一年级,那年中秋节没有月亮!


可女儿的笑脸依旧绽放的像花儿一样,她被品种繁多的月饼吸引,五仁的、椒盐的、豆沙的、椰蓉的、蛋黄的;也因奶奶做的美食雀跃,红烧肉、红烧鱼、清水煮虾、清蒸螃蟹、还有烧鸡和各种炒菜。


孩子的中秋,月亮从来都不是主角,就像我小时候伴着月亮的清辉和爸爸妈妈、哥哥弟弟一起吃着掉渣的翻毛月饼,却从未有过士大夫的赏月情节,留意过它的身影。


可这一年的中秋,我多次徘徊窗前,看阴云有没有散去,月亮有没有露出圆圆的脸庞。记得小时候,也是一个没有月亮的中秋节,奶奶告诉我: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她说你记住这句话,正月十五肯定要下雪的,那年的正月十五果然下雪了。


那一年告诉我这句谚语的奶奶已离开了人世,而我做为出嫁的女儿,按我们当地风俗是不能在娘家过中秋的。哥哥、弟弟一个在远方工作,一个在远方求学,都离家千里之遥。我的父母正过着一个没有圆月却有离别的中秋,尽管明天就要奔到父母那里过十六圆,但我内心还是充满惆怅。


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诗人墨客每逢中秋便对月吟咏。无法与亲人相聚,只能共望一轮圆月,共披一身清辉,唯有对月泼墨,才可聊寄相思意。


而那么多借月抒怀的诗句,咏离别的总是比歌团圆的更袭击人心。“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即使对影三人又怎能慰籍李太白月圆人独酌的孤寂;“万里清光不可思,添愁益恨绕天涯,谁人陇外久征戍,何处庭前新别离。”万里清光,却将离愁别恨缠绕天涯,谁人久未还家,何处新添离别;“星稀月冷逸银河,万籁无声自啸歌;何处关山家万里,夜来枨触客愁多。”原来在这中秋之夜,客居异乡的游子是那么多,万籁无声的深夜对月无眠,只能独自啸歌,不知这歌声是否惹得广寒宫里的嫦娥也留下离人泪。


身处离别才懂离人心境,他乡望月才知故乡月明。我心惆怅之时,那原本被云遮蔽的明月却悄悄露出了脸庞,圆圆的,亮亮的,连灰色的环形山都清晰可见。


它是听到游子的心语了么,来用自己的光华抚慰离人情!


 嫁作人妇,有了自己的女儿,成了给她提供那份简单的快乐的人,才懂父母心,备思儿时月。这才知中国人的月亮不是月亮,是团圆,是相思,是情怀。。。。。。



今日又逢中秋,我也走入人生的中年。带给我翻毛月饼、漂亮衣服、新文具的父亲已去奔赴爷爷奶奶的等待,到另一个世界慰籍他们的相思。


父亲生前的十几年,我们三个子女因求学、谋生、因各自的人生理想,漂泊各地。除了过大年,一家人总是聚少离多,中秋时节更常常是月圆人不圆。


但父亲生前的最后一个中秋,却因病得享天伦之乐。


那年中秋,已经瘫痪在床需要我们轮流照顾的父亲偶感风寒,医生用过几种方案也还是高烧不退。哥哥、大嫂,弟弟、弟媳,孙子孙女都赶回来守在他身旁。连我这个出嫁的女儿,在中秋这一天也没有顾及乡俗伴他膝下。


小弟离家最远,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也要一天一夜。父亲烧得有些迷糊,一边发烧一边数数。“1、2、3、4、5.....”母亲说,是她在父亲清醒的时候告诉他,小弟还有三四个小时就到家了,父亲可能在数时间。果然,小弟到家后坐在父亲身边,父亲仍然时而迷糊、时而清醒,但却很安静,再也不数数了。


清醒时的父亲,不说话,光是看着孙子孙女们笑,嘴就没合上过。母亲说:“家里好久没有这么多人了,瞧给你爸高兴的!”那年中秋,我们兄妹三家都在家住了半个多月,待父亲没有大碍,才陆续离开他去工作。


后来,母亲说,那个中秋节是父亲十几年来最开心的日子。父亲对母亲说:“这个老屋,最初是我们俩,后来陆陆续续有了他们仨儿,再后来他们又一个个飞走了,只有年节才都飞回来,怕是这老屋也盼着年节啊!”母亲的转述,让我落下泪来,做父母的心甘情愿的放飞每一个子女,高兴的看着他们飞得高、飞得远,但真正能慰藉他们的,其实还是儿女绕膝那份最简单的快乐。他们的中秋,月亮也从来不是主角!


再后来,父亲走了,老屋只剩下母亲。


只有母亲,和老屋一起回忆那份简单而纯粹的快乐了。


老屋的中秋,从此后,年年都是月圆人不圆。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秋,天注定是要转凉的,可中秋之月却有圆有缺,中秋之人也有离有合,此事古难全。


无常岁月平常心。无论团圆时的欢喜,还是残缺中的惆怅,都是人间光阴。无论生离天涯共一轮明月,还是永别两界同披一身秋辉,都是人生必经路。


今年的这个中秋月,仍是我小时候眼巴巴的企盼着翻毛月饼、红烧肉、父亲的那个中秋月。而我却成了那个看着女儿、子侄们享受着月饼、瓜果就可以收获一份简单、纯粹的快乐而快乐着的人。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唯愿这份简单的快乐,长着翅膀,追逐着这年年相似的月华,流转在千家万户,永远永远!




风中一叶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双手握无限  刹那是永恒

我是风中一叶  在这里  用音乐和文字  与你分享  曾经或现在  我最微不足道的感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