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作天堂入口,绝不是浪得虚名.

Trytotalk 2018-06-08 16:00:09

在蓝色的印度洋西海岸,紧紧依附在坦桑尼亚大陆的边缘,隔着一个浅浅的海峡,有一个美丽的宝岛,名字叫桑给巴尔。这是我目前到过的海岛中我疗伤圣地名单的top1奶白色的沙滩搭着蓝绿的海水热情地舞蹈美味的食物和葡萄酒这里可以让你逃避也带你回到最初

桑给巴尔以前是个独立的国家,在过去的几百年,它被阿拉伯、葡萄牙、印度、英国、德国等国家占领,直到1963年宣告独立,1964年与坦噶尼喀组成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桑给巴尔盛产丁香,所以这里也叫丁香岛

下了飞机在桑岛居然还要申请临时签证你把这道关卡理解为中国的香港就可以了

“桑给巴尔”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黑人海岸”在殖民时期,各国殖民者和奴隶贩子一批批地掠夺非洲的黑人,拐骗到桑给巴尔种植丁香和椰子,曾经很多年,这里是黑人奴隶交易的场所,黑人奴隶们从非洲各地被运到桑给巴尔岛,被关在船的底舱,挤得满满的。

从十七世纪中期到奴隶交易被禁止,有二百余万奴隶在这里被贩卖。奴隶进关要缴纳奴隶进口税,所以到港前,阿拉伯商人都要检查奴隶们的身体状况,身体不行的就直接扔进大海。一个地窖里,会装几十个奴隶,满满当当地没有空隙,很多人死在这里,而活下来的,被认为是身体最好的。桑岛每卖出一个奴隶,就会有4-5个奴隶丧生。

现在的桑岛,黑人不再是奴隶,而是与当年剥削贩卖他们的阿拉伯人的后裔平等生活在一起,我们在旧贸易市场,碰到当地电视台的采访,粉色衣服的女生是主持人,黑色衣服的青年是一个歌手,听他们的对话,似乎歌手在介绍这样一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地方,带给他了怎样的灵感

石头城是桑给巴尔的首府,位于桑给巴尔岛西部沿海的半岛。多数建筑都是由珊瑚石砌成,石头城由此而得名。

小小的石头城记录了桑给巴尔的沧桑变迁,这里的建筑凝结了非洲、阿拉伯、印度和欧洲等各种不同文化。据说这里就是一千零一夜石头城的原型走在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犹如迷宫也会经常迷失在巷子里但是任何巷子似乎都可以通向大海这种感觉特别好

 2000年,石头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些位于古城的门最初门上的门钉是为了抵御大象的后来变成了一种财富地位艺术的比拼

走在古城中美丽的地砖也想骗你走进的是小时候那个童话的世界

大约公元8世纪,就有阿拉伯商人乘着独桅帆船,借着印度洋季风的帮助,来到这里经商定居,之后与当地土著通婚,产生了斯瓦希里文化。

今天这些帆船成为了桑岛落日里最美的道具。任何一个高地都可以成为最佳落日观景点。

我最喜欢的落日,是在桑岛石头城内的南纬六度,我们到的很早,服务生先请我们去天台坐坐,伴着落日,满饮一杯鸡尾酒,赶上happyhour,价格也有优惠。

在天台上能看到在你面前的海滩,屋檐上的小鸟,正准备噙住那颗落入海平面的太阳;夕阳下赤裸上半身的少年,在开阔地上踢球,只想抓住余辉,再入一球,丝毫不在意背后的美景;那些垂钓的人正慢悠悠的收着工具,拎着鱼桶返回。我眼前令人惊叹的落日,只是他们普通的一天,可是这才是惬意啊。

除了观景餐厅选择最新鲜的龙虾配上南非的白葡萄酒以外,非常异域风情的夜市也是个很棒的选择,当然记得要空出肚子来!

吃到了老朋友推荐的Zanzibar pizza,口味很丰富,人多地话可以多选几种都尝尝看,可是他推荐的口味,让我有点心酸,我羡慕他非漂,天天面朝达海,他赞不绝口的味道,其实就是我们大学后门的四川锅盔的口味。

在桑岛一定要早起,因为睡懒觉的话对不起眼睛。让我们早期的动力是出海去潜水,颜色如此美丽的大海,光是想象一下,自己将跃入其中,被紧紧包围,就觉得很开心。

可惜在海面上美的一塌糊涂,在水下真的没有什么可看性,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之前的设定过高了。能够给我们安慰的也就只有大吃一顿了。

桑岛美味螃蟹汤,拆出螃蟹肉,放入椰子中,伴随着椰子汁再加入咖喱,熬煮出来鲜香浓郁的汤汁,蘸着面包或者米饭,都香的回味无穷。

说到吃,还要提一下,全球十大怪异餐厅的The Rock

据说从天而降的一块陨石,被凿成了一家餐厅,每当涨潮的时候,餐厅就会在海中央,需要乘船前往,等到退潮之后,这里又变得非常容易亲近。

在岩石餐厅的露天Bar看海,由远及近,你会觉得自己眼睛忙不过来,在你眼前的是类似翡翠的透,让你知道这个蓝色有多么干净,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透出了翡翠的绿,清透的绿,让你猜想那里不会有多深,妄想远方,是类似蓝宝石的颜色,慑人心魄,天和海连结的地方,大海用类似夜空的蓝,隐约的勾勒出了彼此的界限。

作大海的女儿还不够,还要当dolphin girl

先在这样的海里航行45分钟左右,会有很多热心的船只,给你关于海豚群的信息,然后你就会看到她们的踪迹了。

接下来还等什么,去追逐他们啊,像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一样。

回程的船上我想起来,海洋公园会选择聪明的海豚买回去演出,已经捕获但未被选择的海豚会被集体杀戮,我想从此拒绝观看海豚表演以及所有动物表演,并尽可能说服身边的人抵制动物表演。

山不就我,我去登山,这是登山的乐趣,生灵都在自己的轨道上,也许才是生命的乐趣。

推荐一个住处,我这次没有时间去体验,悬浮在海面的玻璃屋,The Manta Resort 这家酒店在桑给巴尔 Pemba 岛附近的海面上,矗立起一个造型奇特的三层酒店套房,入住这里,需要搭乘小船,穿越清澈美丽的大堡礁,才能够到达水下酒店。

比起让人有稳定期待的景色,不可预知的际遇更吸引人上路,比起一网打尽的畅快,略有遗憾的回味,才能再次前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