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雪 | 流年匆匆,最忆南京“24”种舌尖味道

南京日报 2018-11-02 16:27:37

今天11时05分,

迎小雪节气。


“十月中,雨下而为寒气所薄,故凝而为雪。小者未盛之辞。”小雪节气,中国广大地区西北风开始成为常客,气温下降,逐渐降到0°C以下,但大地尚未过于寒冷,虽开始降雪,但雪量不大,故称小雪。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二十四节气,在四季轮回流淌,

不曾虚度。

一期一会,映刻每一日的美与妙,

不曾辜负。

匆匆过客,且驻足,

最思念还是南京味道……



南京有谚语:“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小雪之后,家家户户开始腌制、风干各种蔬菜,包括白菜、萝卜,以及鸡鸭鱼肉等,延长蔬菜肉类的存放时间,以备过冬食用。



老南京素有“大雪进补”、“大雪腌肉”的习俗。老南京大雪进补爱吃羊肉。南京人有句老话“大雪把肉腌,大年把嘴填”。说的就是大雪节气忙着腌肉就可以在过年时享受到口福。



冬至大如年,老南京全家喝鸡汤。最初过冬至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老南京可重视冬至了,这一天南京人都要全家喝鸡汤,吃青菜豆腐,一大家子围着炉火团团圆圆。



南京人通常会食菜饭。有用矮脚黄青菜与咸肉片、香肠片或板鸭丁,与糯米一起煮,非常鲜香味美。而矮脚黄、香肠、板鸭又都是南京的著名特产。可谓是正宗的“南京菜饭”。



寒冬季节,南京人的饮食多了炖汤和羹。传统的一九一只鸡食俗仍被不少市民家庭所推崇,南京人选择的多为老母鸡,或单炖、或添加参须等合炖,寒冬里喝真是一种享受。



说到老南京最主要的年俗就是炸春卷了,这叫“咬春”。现在的老南京“咬春”一是尝美食,二是图个吉利。餐桌上还常多些荠菜、大葱、韭黄等时令蔬菜,也有“咬春”意思。



“雨水”节气,不少地方都有女儿给父母、女婿给岳父岳母送节的习俗,会带上典型礼品——“罐罐肉”,就是用砂锅炖一罐猪脚,里面配上黄豆、海带等,再用红纸把罐口封好。



所谓“南京一大怪,不爱荤菜爱野菜”。最著名的是“七头一脑”:马兰头、苜蓿头、荠菜头、香椿头、豌豆头、枸杞头、小蒜头和菊花脑。此外民俗还有吃梨和炒盐豆。



南京人晚饭会多道春分特有的汤,乳白色的汤汁中飘满翠绿碎叶子的“春汤”。做法是先选用昂刺鱼炖一个多小时,快上桌前才将野菜切碎放入,象征“春汤灌脏,洗涤肝肠”。



南京民谚有云:“清明螺,赛过鹅”、“春天喝碗歪歪(河蚌)汤,夏天不生痱子不生疮”。清明节前是吃螺蛳最好时节。青团子在民间清明食俗中也格外重要,油绿如玉、糯韧绵软。



老南京讲究吃香椿头,还有个很朴实的叫法——“吃春”。吃法是做成香椿头炒鸡蛋。谷雨还喝“谷雨茶”,就是谷雨时节采摘的春茶,老南京认为谷雨这天喝茶能清火、辟邪、明目。



在南京,立夏要尝三新,分别是玄武湖的樱桃、高淳的青梅,还有镇江产的鲥鱼。如今一般都根据自己的食谱,挑选时令新鲜的食物搭配三新。南京还有“吃乌饭”习俗。



南京有句老谚语,“小满毒日头,面条加馒头”。和大米相比,面粉中的蛋白质更高一些,吃面更有利于补充营养,南京的小满是一年里面食开始风行的季节。



南京有“煮青梅”习俗,溧水区百姓至今习惯于在芒种节气里泡青梅酒。在南方,每年五、六月是梅子成熟季节,梅子采摘阴干,芒种这天将梅子泡在白酒里,青梅泡酒过程为一个月。



每到夏至老南京人有吃面的习俗。“冬至馄饨夏至面”,一大蓝边碗里堆满了长长的面条,老南京一般都会在面条上放上豆芽、芹菜等时节菜,有的还放上鸡蛋丝,寓意生活越来越富。



俗话说“小暑黄鳝赛人参”,老南京讲究在小暑这天吃黄鳝。黄鳝以小暑前后一个月的夏鳝鱼最为滋补味美。黄鳝性温味甘,具有补中益气、补肝脾、除风湿,强筋骨等作用。



南京人喜欢吃鸭子,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盐水鸭也是南京最有名的特产之一,大暑这一天老南京流行煲鸭汤。民间亦有“大暑老鸭胜补药”的说法。



在老南京立秋节气上,有着“啃秋”的习俗,“啃秋”在有些地方也称为“咬秋”。老南京有一种民俗在立秋这天吃西瓜以“啃秋”,据说可以不生秋痱子。



南京人传统的饮食习俗是在“处暑”时节吃鸭子。在家炖上“萝卜老鸭煲”或做“红烧鸭块”送给邻居,这就是俗语中说的“处暑送鸭,无病各家”。



旧时南京人十分重视节气的“来”和“去”,喜欢喝白露茶润燥滋阴。所以,每逢白露时节迎来,都得喝上一杯甘润滋补的热茶。这也逐渐形成了具有南京地方特色的节气习俗。



每年这个时节,南京城满城花香。从民国时期就有大量种植的桂花,也爱把桂花做成小食以享用,桂花酒酿、桂花糕这些不仅是南京人的心头爱,外地来的客人也是一定要尝尝的。



老南京关于寒露的习俗有吃螃蟹、收拾夏装等。俗话说“寒露发脚,霜降捉着,西风响,蟹脚痒”,天一冷螃蟹的味道就要“正”了。九月份的雌蟹卵满、黄膏丰腴,最宜食用。



霜降后气温的降低,利于蔬菜的淀粉沉淀,收浆后的莲藕也变得更为甘甜可口。在南京就有个风俗,霜降要吃藕。甜甜的,黏黏的,吃在嘴里,暖在心里。



“立冬嗖嗖疾病盘,大葱再辣嘴中盘”是南京人的一句老话。这是南京南北交汇的特点,也是南京人兼收并蓄的性格使然。南京人一般偏好细小“香葱”,再滴上几滴麻油,香多了。



南京日报新媒体小组原创出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推荐阅读

南京 · 本色

南京的秋天打翻了调色盘,却成了最美的模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