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第一个柬埔寨新年

生命季刊 2018-09-20 09:10:04

(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难忘的第一个柬埔寨新年


/卢洁香

《生命季刊》第11


我来到柬埔寨不久便是柬埔寨新年。天还没亮,人们敲锣打鼓的声音和从广播器中传来的佛寺僧侣的诵经声混杂在一起,使我感到烦躁不宁。

在柬埔寨,每逢过新年,男女青年们都很喜欢到郊外旅游。那天一大早,我和同工竹玲夫妇就被他们请了出去。我想,这也好,一方面可以有机会接触他们,同时也可以去享受大自然。我们开着车,从金边出发,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跟着他们来到了旅游区巴地湖。在那里,穿着美丽的高棉族服装的柬埔寨人显得喜气洋洋,他们有的拿着鲜花,有的捧着水果,有的提着食物。我奇怪地问同去的青年人,他们带这么多东西来做什么?他们告诉我,这些人是来拜庙的。我环顾四周,果然寺庙林立,香火鼎盛,一群群善男信女手拿着供物擦身而过。这时,我才知道,巴地湖不仅是一个旅游区,同时也是一个大约建于十一至十二世纪的古刹之地。

柬埔寨新年是按佛历来计算的,所以这也是当地人拜佛的一个重大节日。今年是残暴的红色高棉政府彻底瓦解的第一个新年,所以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柬埔寨人非常渴望从此能过上如意吉祥的好日子。我非常理解他们的渴求和盼望,可惜的是尽管他们诚意拳拳,但这些虚无的偶像能给他们带来永恒丰盛的人生吗?

十年了,自我信主后一直都没再踏足过我曾经皈依过的佛庙。此时,当我身不由己地站在这些木雕泥塑的偶像前,不由得感慨万千。在眼前这些顶礼膜拜的人群中,仿佛看见过往的我也是这样的一脸茫然与无奈。正如一副对联所云:“你求名利,他卜凶吉,可怜我全无心肝,怎出得什么主意;殿遏烟云,堂列钟鼎,堪笑人供此泥木,空费了多少精神。”

今天身为宣教士的我,能为这饱经沧桑的柬埔寨人做些什么呢?看到他们活在罪中不知罪的情形,我心实在伤痛。这时一位少女手捧着一大束粉红色的莲花向我招揽生意,看她虽如莲花般的纯情清丽,但是,她却缺乏主耶稣的爱。又一位向游客兜售香烛生意的少女走了过来,开始我只是向她们微笑地摇摇头,但后来我想,我为什么不趁这机会向她们传扬主的名!于是,当一个又一个人走过来问我要不要买鲜花、香烛的时候,我就用刚学来的柬语向他们说:“我是相信主耶稣的,你要相信主耶稣!”这回却轮到他们一个个地微笑着走开了。我真为他们感到惋惜。

与我们同来的那几位柬埔寨华裔青年要去拜见庙里的一位和尚。当那和尚进来的时候,他们纷纷拿出带来的物品献给他,然后一个个虔诚地俯伏在地上向那和尚跪拜,……我怎么可以忍受眼前所出现的一切,他们可是我的朋友,我的福音对象啊!我祈祷:主啊!我求你救他们脱离这黑暗的捆绑,因为您说“到那日,人必将为拜而造的金偶像、银偶像抛给田鼠和蝙蝠。”(以赛亚书220)求您怜悯眼前的这些人,不要让他们的灵魂在永远的沉沦中!我和竹玲挥动着拳头唱起了诗歌:靠着耶稣的名,靠着耶稣的名,我们便能得胜!……

当那几位青年人出来后,我指着这些金碧辉煌的偶像,向他们见证我如何从佛教子弟而成为宣教士的蒙恩经历,告诉他们只有主耶稣才是唯一的拯救!

到了中午,我们租了一个搭在湖面上的水屋作为午餐及休息之地。我们在那里买来了烧鸡、炸螃蟹和刚从糖棕树上采下来的树糖子。湖面清风阵阵,我们一边吃着美味可口的食物,一边看着在湖中戏水的人,好不惬意。我们用完午餐,主人来收拾餐具了,她非常利索地将碗碟一个个地收了起来,然后在我们的面前放在湖水里洗了起来,……立时,我们几个人大眼瞪小眼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里都在不约而同地问:“我们刚才用的碗碟都是用这浑浊的湖水来清洗的吗?这烧鸡?还有已经吃进肚子里的饭?”我们还没有从错愕中清醒过来,突然,我们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看见湖面上有一块人粪顺着水流漂浮过来,啊!……我们先是感到一阵恶心,接着我和竹玲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宣教士的生活可真是处处苦中有乐。

回程的路上,沿途都站着许多人,他们不断地向路过的人或车将一瓢瓢的水泼过去,这是柬埔寨新年必有的一个内容,柬埔寨人倒是非常重视水的,连新年也要以水为礼、以水为乐。

但愿我们主耶稣的活水江河涌流在这如沙漠的干旱之地上!


卢洁香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柬埔寨作宣教士。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