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父亲用长沙话给罗素做翻译

长沙图书馆 2018-10-20 07:59:33


@长图君按:


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1872-1970),二十世纪英国哲学家、数理逻辑学家、历史学家,无神论者,也是上世纪西方最著名、影响最大的学者和和平主义社会活动家之一。


1920 年的秋天,他曾到访长沙,并作公开讲学,在这里掀起一场新思想的文化交流。而为他担任翻译的,便是著名语言学家、哲学家赵元任先生。




多年之后,赵元任先生的二女儿赵新那教授回忆起了父亲和曾经的那些往事……



口述:赵新那;整理:刘建勇

全文共 3238 字,阅读大约需要 10 分钟


▲ 油画《国学研究院》,作者陈丹青;图中人物左起依次为:赵元任、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吴宓。


微信我也有,儿子、媳妇他们年轻人用得比我灵活一些,我的微信多半是我儿子、儿媳妇他们在用,我自己用得比较少,我跟人联系主要是用 E-mail 和用座机打电话。我家里头,我有两个儿子,我小儿子就在身边,在中南大学工作,60 几了;大儿子在美国。我父母亲四个女儿,就我一个在中国,(以前)我家就我一个中国人;(后来)我大儿子又出去做外国人了,现在就我和小儿子一家中国人。


四姐妹中我排行第二,姐姐刚过去不久,90几岁走了。姐姐过去在哈佛大学当教授,她大概是在哈佛大学当教授的第一个华裔女人,她教音乐学。三妹在美国是作家,她原先是学数学的,人家总说学了数理化就怎么样,其实她喜欢文学,她出国的时候才7岁,现在80好几了,她读书写作都是用英文,她在家里说中国话,但(中文)文笔就不行了。小妹出去的时候更小了,也是从小说的英文。


我父亲一家子都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回来了。我1946年就回来了,回来60多年了。本来他们也说回来的,后来局势变化就没回来了。我父亲、母亲1973年回来探亲,周总理接见过;1981年,我父亲最后一次回来,邓小平和政协的领导接见过,那时我母亲已经过去了;后来我姐姐、姐夫他们经常回来。日本人要早投降一个月我就还会早回来一年。我1945年7月大学毕业,那时找工作至少签一年,日本投降的时候我已经工作一个月了,所以回来就是一年后了,后来又遇上美国海员大罢工,又等了几个月才回国。


我现在90几岁,回顾一下,一辈子也还不错——1931年九一八日本人第一次侵略中国,我在北京;32年一二八我又在上海;七七事变我在南京;41年日本人炸珍珠港,我又在美国刚上大学;后来又解放战争……这些大事情都碰上了,现在我看电视,看到那些回顾历史的电视,我觉得很现实的,都经过过来了,现在挺好的——人一生都差不多,我经历了90几年,社会什么样子,个人就什么样子,我只是社会中的一个成员。


▲ 赵新那


我现在在家主要整理我父亲的一些东西。我父亲1938年出去的,欧洲,美国,他去了很多地方,后来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呆了30多年。他所有的东西慢慢转移到我这里来整理。我和清华(大学)商量,将来整理好了,把东西送给清华。我父亲所有的照片,他自己拍的,他留的,所有的幻灯片,现在都在我这儿。我父亲有个习惯,从1906年,他十几岁就开始记日记,他也喜欢照相——不管水平有多高,他的记录、记载还是很有价值。这些东西也经历了很多辗转,1937年他自己病了,时局也不稳,他怕丢,七七事变以后,他就把他的东西全集到美国他大学的高年级的一个同学那里,这些东西非常珍贵。开始这些东西不敢放在我这里,放在姐姐、妹妹和加州的大学那里。后来他们回国,看到时局很好,我们也很好,就把东西转移到我这里来了。


现在商务印书馆要出我父亲的影集。影集内容包括我父亲一生的工作和生活,还有他和胡适、傅斯年等有名的知识分子的来往,这些相片我们都整理出来了。我母亲已经出版了《一个女人的自传》《杂记赵家》《中国食谱》,也有几本书。我姐姐也有些东西要我们回忆、整理。我现在有事干。当然,主要是我儿子在整理,每天都在整理这些。


我是两岁的时候,随我父亲到的清华。从两岁开始学说话,说北京话,就老不改,我父亲就说我顽固;我的英文,是美国北方的口音,我父亲是语言学家,他觉得学英文就要直接到那个(说英文的)环境里去,到了美国,他直接把我和姐姐往美国的学校一放,我们一个字母都不知道呢,等英文刚学了一点点,又带我们回了上海,到上海中文又跟不上,在上海读了一学期、南京读了一学期,后来打仗了又到了长沙,我在福湘女中读了一学期,中文刚刚跟上,又去了美国。换来换去,我的英语口语还可以,北京话还像北京话,就是长沙话一直不会说,也不怎么懂,我到长沙也60多年了——我大儿媳妇是成年以后去的美国,她的英语是带着中国口音的英语,我的是纯正的美国北方的口音。我父亲厉害,他到哪里就能够说哪里话。


▲ 少女时期的赵新那


1937年,我们从南京迁到长沙的时候,我们一家住在铁佛东街。我插班到福湘女中读初二,我姐姐插班到周南中学读初三,我妹妹读周南的小学。福湘规定要住堂(指住在固定的宿舍里,吃相应的食堂),在福湘女中的食堂吃饭,有些学生捣乱,在我们外地来的学生饭里面偷偷塞进去辣椒,越吃越辣。


1936年丁文江也是因为工作到了长沙,他是中央研究院的总干事。搞地质的。冬天的时候,他(在湘潭谭家山煤矿)烧火取暖,煤气中毒。本来已经抢救过来了,但人工呼吸的时候又有感染,送到湘雅医院抢救,没救过来。丁文江和我父亲很熟,我们喊他丁伯伯。他就葬在我们学校(中南大学)的后山上。1937年我父亲带着我们姐妹,还有李济(人类学家、 中国现代考古学家、中国考古学之父)一家,包括李济的老太爷,我们先是坐船过江,然后爬山去了丁伯伯的墓地。丁文江的墓曾经被毁过,后来修复他的墓,我也去看了。


我父亲到过好几次长沙。最早一次到长沙来,是一九二几年(1920),他那个时候给罗素做翻译。罗素到长沙来,他也就来了。他们从上海到长沙是坐船。同行的还有杨瑞六。杨瑞六(1885-1966,著名经济学家、武汉大学教授)是长沙人,他教我父亲学说长沙话。他从上海学到长沙。到长沙了,就用长沙话做翻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长沙人——他到哪里就说哪里的话。1937年前,还有一次,他做方言调查也到过长沙,那个时候他在中央研究院的语言研究所,语言研究所是他建立的。父亲在南京建了语音实验室,国外的好些专家还去参观过。他很讲究用科学的方法研究语言。


我在父亲身边的时候多一些。父亲特别疼我。他觉得他应该养活老婆,不让我母亲工作。但我母亲哪里闲得住,她搞的活动也很多。我记得有一年我得了白喉,打血清,我母亲在我旁边。别人说她你女儿病成这样,你还有心在旁边剥螃蟹肉。她说那难道要我在旁边哭啊、闹啊。我弹钢琴也是我父亲一手教的,没跟别人学。我特别记得小时候得肺炎,那个时候还没有盘尼西林,我要敷一种很烫的药,我特别不喜欢,我不肯敷,我父亲就来床边上给我敷药,还教我背九九乘法表。我姐姐也是我父亲带得多。我母亲忙着她的厨房和她的社交。


▲ 赵元任和杨步伟夫妇


1946年离开美国回国后,到1973年,我和我父母有20多年没见面。但这期间一直保持着通信,我和我母亲通信,父亲就在我母亲的信上这儿加一个注,那儿加一个注。1973年他们有准备到长沙来,但没来得成,他们回了常州,我父亲是常州人;回了南京,我母亲是安徽人,但她小时候就到了南京。1981年回国的时候,我母亲不在了,父亲说下次再回国就回长沙看看,但没下一次了,他自己也走了。他走的时候,90岁生日没到,89岁走的;我母亲走的时候,92岁生日没到。


▲ 1946年6月1日,赵元任(前右)和杨步伟(前左)银婚,家庭成员合照。后排右起:卞学鐄、卞赵如兰、赵来思、赵小中、赵新那、黄培云(赵新那之夫,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粉末冶金学科奠基人)


1979年,我母亲90岁生日,我们可以出去了,我去了美国,见了她,还见到离开了33年的两个妹妹。她90岁的时候,我三妹陪着我到了加州,和父亲一起陪着母亲做寿,姐姐在美国东部,没去。我们给母亲送了90朵康乃馨,瓶子都装不下,分了几个瓶子装着。我们感情很深的。特别是我父亲。我父亲12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母亲就去世了,也没兄弟姐妹,他是姨妈、姑妈带大的。所以,他把家看得特别重。小时候,他到哪儿都把我们带着。他一出去,开车,我们都坐在车上,走到哪儿就唱歌唱到哪儿。开始就我和我姐姐,加他,我们是“三部曲”,后来加了两个妹妹了,就是“五部曲”了。


▲ 赵元任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女儿


赵元任,1892.11.3-1982.2.24,常州人,现代著名学者、语言学家、音乐家;

杨步伟,1889-1981,南京人,中国第一个留日医学女博士。著有《一个女人的自传》《杂记赵家》《中华食谱》《中国妇女历代变化史》等书;

赵如兰,1922年生,音乐学家,哈佛大学首位华裔女教授;

赵新那,1923年生,毕业于美国 Radeliffe 大学,中南大学教授;

赵来思,1929年生,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研究所;

赵小中,1931年生,康奈尔大学物理学硕士,后从事天文学研究,近年致力于用物理学、天文学方法研究气候问题。


阅读推荐


赵元任文存

孟晓妍选编

社科文献借阅室-H0-53/20


赵元任早年自传

赵元任著

(长沙县图书馆)社科文献借阅室-K825.5/6


西方哲学史

罗素著, 马元德译

专题文献阅览室-B561.54/28:2(仅供阅览)

 

哲学问题

罗素著

社科文献借阅室-B561.54/24


一个女人的自传

杨步伟著

 社科文献借阅室-K826.2/34


杂记赵家

杨步伟著

社科文献借阅室-K828.5=74/1



征稿小启


长沙这座山水洲城,历经三千年沧桑,凝练了“经世致用、兼收并蓄”的湖湘文化。你或许在这里土生土长,或许迁居于此,又或许她只是你旅途的一个小站,但无论如何,你一定见证过她的某个变迁,你与这座城市之间一定有着最特别的故事,如果你喜欢用文字将它记载,请不要吝惜分享,欢迎向我们投稿,一同去探寻这座城的文明脉络。(体裁不限、篇幅以 3000 字以内为佳。)


投稿邮箱

ly@changshalib.cn


读长沙

在长沙跑『江湖』

城北诗唱




来源 | 微信公众号 湘里

口述|赵新那

整理|刘建勇

编辑 | 原子蛋

本号由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提供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长沙图书馆在哪里?


乘车路线
路线一:乘520路、804路至滨江文化园站
路线二:乘2路、357路、111路至北辰时代广场站
路线三:乘11路、106路至馆一厅站

路线四:乘地铁1号线至北辰三角洲站1号出口)。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上午9:00-下午5:00,逢周一闭馆,节假日另行通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