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时间都与你有关|再见永无岛

LNCUTV 2018-12-16 08:21:17

点击上方蓝字加入我们哦~


“庞加莱重现你们知道吗,就是说宇宙的物质是有限的,其排列组合也是有限的,所以这个看似巨大无穷的鬼东西,其实所有可能发生的事物都已经出现过了。简而言之呢,宇宙其实不过是一场循环,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将再次发生,还未发生过的事,都早已在历史回音里重演了无数遍。所以,我要说什么呢……即便有人死去,那在某个未知的未来和过去里,他依然存在。”


有些故事不该是悲剧结尾。


我是飞机先生。



2000年,我上小学六年级。这是我们这代人唯一能经历的一次千禧年,所有人都跃跃欲试地想成为新世界的宠儿。我不爱玩电脑,尽管他们都争先恐后地申请7位数QQ,每天抱团玩什么“大富翁4”“仙剑98柔情篇”。我就是土生土长的小镇流氓,穿着黑胶凉鞋下河摸螃蟹,上树捅马蜂窝,玩火炮儿炸牛粪,以及在墙上写老师坏话。


也是那年,偶然第一次搬到我家隔壁。你没看错,偶然是个人名。隔壁家前阵子有老爷子自杀,之后举家就搬走了,本以为房子空置没人接手,直到偶然跟他妈住了进来。


我其实第一眼挺瞧不上他的,身材瘦小,皮肤白皙,说话奶声奶气的,那个时候的帅哥审美是以我为标准的,他顶多算个带了把儿的姑娘。每天我浑身狼狈地回来,单肩背书包,校服捆腰上,自认为帅到不行,在楼下碰到跟我不是一个频道的偶然,会忍不住推搡他几下,主要是因为他长了一张特别受虐的脸,这就算了,他还不爱讲话,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们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话,只是一大早开门,双方父母见着,逼着我俩彼此打的招呼。


直到某天,我看到几个高年级的人围着他,对他毛手毛脚要钱。敢欺负我欺负的人,我当下就不乐意了。我反手一个书包砸到那个最高的男生头上,操起路边的牛粪就往那几个人脸上嘴里抹。


我肚子被踹了一脚,眼睛肿了一只,但仍自鸣得意,就没有我打不赢的架。偶然却吓得不轻,带我到餐馆边的水池冲手,那是我俩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聊天。他说爸爸跟别的阿姨去城市里了,他妈用所有积蓄买了这套最便宜的房子,所以才跟我成了邻居。我还吓他,我说那间房子闹鬼,他却说,没什么比他爸爸的离开更让他害怕的了。



那一年,我们成了好朋友。他会带我去镇上的小超市前蹲着,听苏慧伦的《鸭子》,他还借我一本叫《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小说,尽管到现在我一页都没读下去。


而我呢,就尽量让他笑,在我那狭小的世界观里,没什么是我罩不住的,所有不开心都见阎王去吧。太阳从东边冒出来,就告诉我,该我闪亮登场了。

初一那年我们升到同一所学校。我们的相处模式趋向于技能交换,说是交换,其实是我在找借口能多跟他相处一会儿,可能当时出于造物者的私心,总想让自己的小弟过得开心,不要只是圈地自娱自乐,花上一周饭钱加入那个什么贝塔斯曼书友会,读书看报,大好人生多无趣啊。比如做饭这事儿,我擅长寻找食材,他搞定锅碗瓢盆,于是我就教他钓鱼钓虾,他教我把它们做成吃的。再比如当时我家里还算有点钱,老爸买了辆单车,我就教他骑单车,他教我论一个怎么学也学不会骑车的人是怎样炼成的,作罢,我只好载着他,在巷子里来回窜,离学校就五分钟的路,也要骑车走,把同学们羡慕得不行。当然了,以我大魔王的性格怎么可能没几个防身技能,我教会了他如何脸不红心不跳地偷书店里的《机器猫》,以及如何玩好猫鼠游戏——偷完水果不带喘气儿地躲开农民的一顿追。


还有我天赋异禀的舌头,我能把整个舌头顶住上颚,然后弹下来发出超响的声音。曾经我们无聊做过一个实验,他在距离我一百多米的地方,隔着民房小店,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把舌头弹抽筋了也学不会,但他有个技能我也永远都搞不定,他手作能力极强,会自己做小刀小剑,折纸画画。所以我们第一次互相送生日礼物,我用舌头的“咯”“咯”声给他唱了《鸭子》,他送给我一把刻着我名字的木剑。


我们学校后面有个工地,听说老板卷钱跑路,里面的楼修了一半就废弃了。最后那栋大楼变成了我们的秘密基地,偶然给它起了个很梦幻的名字——“永无岛”,《彼得·潘》里的世外桃源。我常拉着他在水泥砖头空间里探险,刻意在木板桥上走,脚下就是几米高的水泥地,我们爬着没有遮挡的楼梯到最顶层,拨开绿色布网,就能在落日时眺望整个小镇,一人抱着一桶方便面,也不管家里人是不是已经做好晚餐等着收拾我们。


我好严肃地跟他说,我长大以后要天天吃泡面,太幸福了。那时的我应该不知道,长大以后啥都是空谈,只有这个梦想最容易实现。


“非典”肆虐的时候我们正备战中考。你能相信吗,其实我成绩比偶然好。我是那种平时不怎么听课、考试前过一遍书就能拿高分,简称天才的人;他是那种平时好认真、笔记记好几大本、红橙黄绿青蓝紫记号笔画满全书,但一遇上考试就歇菜的人。而且偶然还有个毛病,特别怕被提问,尤其怕站上讲台,他无法对着几十双眼睛完整吐露一个句子。所以老师也不怎么喜欢他,每每换座位,就一直往后排挺进,入驻了坏学生专用地盘,恶性循环下,成绩就没好过。


为此我没少看他妈妈在背后抹泪,就因为升学压力,有段时间他妈妈还不让我们来往,每天放学就把他关在屋里复习。


谁知道“非典”来了之后,我们在学校见面的次数也少了。大人们都草木皆兵的,学校全面戒备,校长每天在校门口把守。有天我上学快迟到了,单车蹬得有点狠,被风呛到,停下来的时候不停咳嗽。校长见我的样子直接把我送到了隔离室,我硬生生在隔离室住了三天,连我爸妈都只能在楼下送饭。

有天夜里,隔离室的窗户被敲碎了,我从外面透过的月光辨认出趴在窗户边的偶然。这小子太令我刮目相看了,我心口不一地怪他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他大口喘着气,说他从我被关进来第一天就开始做心理斗争了。


那晚我们没敢回家,逃出学校就爬到“永无岛”上,裹着布网凑合睡了一夜。整晚他止不住唠叨,自问自答地说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就连做梦还在一个劲儿地道歉。我实在忍不住把他叫醒,朝他吼了两嗓子,干吗要躲在角落里觉得天塌了,别那么悲观,你他妈还没我高呢,至于要你顶吗?


最后“非典”特殊期安稳度过,不过我和他的大名醒目地出现在了通报栏上。门卫大爷那晚看见了趴在三楼窗户上的偶然,好一对难兄难弟。我安慰他,没说让你顶,但是咱们有过一起记嘛。他红着眼睨了我一下,用充满委屈的奶声说:“你知道的,我中考万一有什么闪失,就只能去外面读书了。”

就为这话,我放学后不去浪了,从此金盆洗手,在“永无岛”顶楼给他补习,比他妈还紧张地督促他“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在他书包、饭盒、课本里塞满温馨tips,考试没有秘籍,借他胆子也不敢作弊,那只能背啊,整本书来来回回地背,我就不相信分数上不去。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们终于顺利升入高中,虽然不是一个班,但至少还能一起为非作歹,强行霸占彼此的人生。


当时流行看手相,什么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的,仿佛人人都变成了神算子,一眼看破漫漫未来。偶然说我生命线短,他炫耀自己的老长,我呛他,你最好比我晚挂掉,我可不想去你坟头那小照片儿上看你的音容笑貌。他把我的手扯过去,煞有介事地研究道,你的爱情线波动很大啊,感觉你的桃花要来了。


我觉得他在放屁。那时的我心高气傲,能看上的女孩子都在画报里,总觉得身边的女生不是过分幼稚——谈恋爱以写交换日记为日常,就是过分成熟——牵个小手都要摆起架势问,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吗,毕业之后我们如何打算啊。

麻烦!谈恋爱不就是图个开心,给日后回忆起初恋留个美好的念想嘛。


结果没几天,我就把偶然送我的那把小木剑上的名字划掉,转送给隔壁班的一个女生了。因为她太漂亮了,特别像SHE里的Hebe,音像店玻璃上标准的画报女神。


说到音像店,我爸在那家买过碟。某天见他神神秘秘地放到柜子顶上,出于好奇的我,在那个夏天第一次看见女人全裸的身体。


我不止一次幻想过Hebe,哦,不能这么说……幻想过隔壁班女生,会自动把她的脸套在光碟里那些裸体女人上,总之非常羞耻,第二天长了针眼一定是对我的惩罚。


我小魔王的初恋,也要取之有道,好歹也是正人君子,不搞邪门歪道瞎幻想,一定要兴师动众——我骑车,偶然在后座。我俩每天放学都跟着她,偶像剧里都是这么演的,老大在背后默默保护心爱的女人,直到有天女人停下来,让老大走进内心。有天“Hebe”果真停下来,她转身对我说,你俩能不能不要每天在我面前秀恩爱。我当下五雷轰顶,我在罩你啊,秀什么恩爱啊!正想着,只见她把满书包的情书贺卡假水晶小公仔倒出来,然后捡起我那把木剑说:“见过怎么追女生的吗?这些都是别人送的,你看看你,送剑。你想说明什么啊?”


我的初恋宣告失败,那是我人生目前为止最大的滑铁卢。


我在“永无岛”里猛灌啤酒。偶然把那把剑收了回去,念叨我竟然转送给别人,不尊重他的礼物。我当时特别生气,直接三两下把他抡翻在地,扣住他的手别在背后,嚷嚷道:“不就一把破剑吗,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啥滋味吗?!”


他被我压得说不出话,脸颊上蹭满了废楼地面的灰尘,直到我听到微弱的一声“知道”。


我失去力气,被他推倒在地。


偶然暗恋他们班的女生,还告诉我已经暗恋很久了,以他的性格,应该神不知鬼不觉到死都爱不上得不到。看着那天被我揍了一顿,脸上还磨破皮的他,我心里掂量着要补偿,于是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主动跑到那个女生跟前,自以为是地告诉了她。


我觉得我特别畜生,因为我刚借酒浇完情伤,回头就喜欢上了兄弟的女人。我对自己特别失望,平时生活里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吊儿郎当惯了,惦念着外面的饭菜,却忽略了自己身边那么多可口尤物。

女生名字好听,叫简言之,对,就是简言之的简言之。畜生归畜生,还好我只是隐藏畜生,那天见着水灵的简言之,我仍然镇定自若地告诉她,偶然喜欢你,但是我那兄弟害羞,所以你要假装不知道。那句“但我对你一见钟情”并没有说出口,就让它烂在心里。


接下来,我们就变成了各怀心事的“锵锵三人行”。我努力克制看到她不由自主的笑容,吃饭时怕尴尬冷场还躲到厕所里,让他俩独处。那时的我好傻,搞得好像她只能选我们其中一个似的。


我给偶然出谋划策,在家里看碟太僵硬,两人轧马路又太枯燥,最自然的泡妞办法就是打台球。手轻轻揽过她的腰,温柔地撩拨她耳后的头发,然后握住她的左手,帮她架杆,右手再与她叠握在杆上,你们彼此贴着,让她感受你从胸口到手心的温度。接下来,就不用我教了。


结果偶然铩羽而归,挂着张苦瓜脸说,我照你说的做了,结果她反手一杆,就是一当代女球神,全程都是她在教我。



本以为这段实力悬殊的感情应该会死在襁褓里,直到有一天,我完成一个华丽的投篮,第一眼就朝简言之看过去,发现她在看偶然。那天以后,他俩就在一起了。其实到今天,我都不太确定简言之是怎么看上他的,有些事,不用弄那么清楚,就让它淡淡地,略过起因经过,记着结果就好。


至此,“永无岛”闯进第三者,我变成高瓦电灯泡。那会儿我们没手机,简言之有一台很厉害的MP4,听歌拍照看电子书看视频无所不能,2005年超女比赛如火如荼的时候,她直接把视频放到MP4里,我们仨就躲在顶楼看。简言之是“玉米”,偶然是“笔亲”,我算是半个“凉粉”半个“盒饭”,所以我比较置身事外,那两位就剑拔弩张地争着冠军之位,每天到处拉票,好像下一秒他们的偶像就会杵在他们跟前,含着热泪演唱《酸酸甜甜就是我》。


以至于他们分手的时候,我还认真地问了偶然,不会真的是因为她的春春拿了冠军你气不过吧。那混蛋竟然告诉我,占比20%。


简言之要转学了,他们家本身条件就好,爸爸工作变迁,全家就跟着去市里读书了,临走前,偶然给她送了个手作的小木头房子,他没告诉她在房子里的天花板上,他小小地刻了一行字——谢谢你喜欢我。


分手事小,简言之走了事大。偶然的悲观情绪堆积,他泪如雨下,开始细数自己的罪过,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好好用心,等女生要走了,才知道难过。他斥巨资买了一件酒,学我的样子灌自己,结果刚仰头喝了几口,就跑到一边吐了。他说,尿都没那么难喝。我好严肃地问他:“你喝过?”他的黑洞情绪又来了,抱着水泥柱子大哭道:“我怎么永远都那么笨,不会说话,又孬种,怪不得总被欺负,我这个人就不配得到幸福。”


那一刻我特别想嘲笑他,但更多是心疼。因为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那么懂他了。他告诉别人,他只是有一点儿不开心,但是,他会告诉我,其实,他好难过,好难过。


我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背,问他:“不然我跟你说件事,或许你就没那么难过了。”他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我猛吸一口气道:“其实我暗恋简言之很久了。”


伴着一声“畜生”,我的左脸挨了一拳。那一拳竟然打得我有点兴奋,因为我的偶然小朋友,体内终于有点显性的男性荷尔蒙了。这一拳和一句“畜生”下去,他就从小白脸变成真正的大男孩了。


那晚我跟他说,人啊,无论多亲密到最后都会分开的,只是早晚的问题,你有这个预期,等到那一天真的来临,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他蜷着身子,甩着被我的反作用力弄疼的手,揶揄道:“你怎么那么爱讲道理啊。”


“因为我就是道理本人啊,我就是你的小太阳。”我卖了个我都受不了的萌,偶然已经拿起酒瓶子准备抡我了。我狠心制止了他:“兄弟,差不多就可以了,知道你man,收着点收着点。”


那天的我,像是受到神明的指示,莫名跟他说出了那段不符合年纪的话,后来想想,可能也是预兆吧。就像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理论,说宇宙源于一次大爆炸,但很可能之前已经爆炸重启很多次了,宇宙其实不过是一场循环,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将再次发生,还未发生过的事,都早已发生了千千万万遍。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你处在第几遍循环里,这事儿好像有点绝望,绝望到我妈因为淋巴癌去世,我像是知道将要发生而预感到了一样。


淋巴系统的分布特点,使得淋巴瘤属于全身性疾病,几乎可以侵犯到全身任何组织和器官,我妈没能挺过去,在我十八岁成人礼那天过世了。医院到火葬场这一路,想想我妈从体态优雅的妇人变成瓷盅里的一把灰,全程一滴泪都没流,总感觉哭了就代表她真的走了。


我没有去学校,家里人也管不住我,我就每天独自在“永无岛”里待着,看着日升日落,除了过耳的风,只剩宁静。我只有在这里才感觉到安全。这个被我们设定的避风港桃花源,好像已经拥有了特殊的能量,时间在这里会快一点,也许到一个节点,可能就不那么容易想起妈妈了。时间不是总叫嚣着自己是最好的治愈师吗?


其间偶然会来给我送吃的,他一言不发,放下盒饭就离开,哪怕我已经好几天没动过筷子了。直到有一天夜里,他拎着一麻袋上来,从里面取出枕头和垫子,默默地在我身边躺下。


我侧头问他:“你干什么。”他双手叉着放在胸前,嗫嚅着:“没什么,换个环境。”之后我们就没再说话,深夜的小镇安静下来,脚下只有一些微弱的灯光。在偶然刻意翻身一百次,咳嗽两百次,以及咿咿呀呀三百次之后,我受不了了,说:“你困了就睡吧,没困的话,陪我聊会儿。”


他腾地直起身子,抱着被子屁颠屁颠地坐到我身边,用被角给我搭着肩。


“挺奇怪的,这种感受,我这么开心阳光的一个人,怎么能经历这种事,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结果。这个世界上无条件包容我爱我的人走了,我还想让她幸福的人没给我这个机会,真的好遗憾,因为我不知道下辈子还有没有资格再做她儿子。”我努力克制胸腔的起伏,也终于体会到,原来心真的是会痛的。


偶然见我声音有些失控,他比了个“嘘”的手势,不停地安抚我的背。


“怎么可以这样呢,明明那么大一个活人,哪怕最后身上插满管子,脸瘦得变了形,那也是我妈妈啊,怎么就能最后放在那个小破罐子里,跟所有死去的人都一样,我怎么认得出来啊?”终于,鼻子一酸,我的眼泪滚了出来。


我倒在偶然肩上,放肆哭出了声。


记忆里只哭过两次。


一次是小时候下河游泳,被我妈拿着晾衣杆在屁股上打了三道印子,我嘟着嘴,挂着小倔强不认错,关到房间里就咬着棉拖鞋哭了。


一次是跟他们去录像厅看《妈妈再爱我一次》,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抹了眼泪。


我不能哭,我是混世大魔王,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偶然的老大。眼泪是弱者的勋章,我只能笑,笑才是天大的福报。


偶然就这么让我靠着发泄,看我哭累了,柔声道:“还记得你跟我说的庞加莱重现吗,放到宇宙那么大的标准里,每一遍循环,其实妈妈依然存在。我相信,你妈妈即便知道故事的结局,预见所有悲伤,她仍愿意重复去活,因为那个世界里有你啊。”


我坐直身子,抹掉脸上偶然的泪,他果然哭得比我更厉害。我知道以他负能量加身的性子,能说出这段还算温暖的话,是多么不容易。我明白,如果换作是他,这件事应该挺不过去了。


那晚之后,我回到学校,收拾心情开始备战高考,我长这么大,从没这么认真地看过书,我把文综三科的书一遍一遍地来回背,背到连每页的配图在左还是在右都一清二楚,因为我总想让自己忙一点,不留一点空隙想起妈妈。


这样一来我的成绩直接飙到年级第二,班主任说我上重本肯定没问题。偶然的妈妈很照顾我的情绪,每次在楼道里碰到我,都笑脸盈盈地跟我说加油。尽管我当时内心的OS是,这俩字还是多跟偶然说说吧。



偶然终于放弃在文化课里的垂死挣扎,决定走艺术生这条路——搞美术。我们镇子本来就小,风气使然,都觉得正经高考是唯一出路。所以连他们老师在内,都不看好他,还说什么风凉话,搞艺术的心理上都有问题。我看不过去,直接跑到他们班上,当着老师的面,把他画过的画,做过的手工摊在讲台上,告诉他们,没见过的事别急着否定,大中国少一个毕加索就是你们这些人害的。


后来听说为了培训费和大学的开销,偶然妈去市里找过他爸,讨了笔学费,偶然知道后,直接把钱甩在他爸脸上,然后风尘仆仆地回来告诉我们,他要自学,考奖学金。你们知道吗,这小子最后真的靠自己考上了美院,去了那个学校的王牌专业学设计。


我看着他每天吃喝拉撒都抱着书在啃,苦练素描油彩的卖力劲儿,就觉得这小子已经吸收了我六成的功力,跟我小时候见到的那个悲伤小娘炮已经判若两人。


高考倒计时十天的时候,我俩在“永无岛”开两个人的誓师大会,他的目标明确,反正就是走上艺术这条不归路。他问我今后想做什么,我说,开飞机。因为我没见过真的飞机,总觉得穿上制服,好几百人的生命交在我手上,由我罩着,特别酷。他朝我敬了个礼,叫我,飞机先生。我推搡他一下,别给我丢脸了,人那叫机长,你这叫的怎么那么像搞色情服务的啊。


高考成绩下来,我被省内的某所211大学录取,意味着再过几个月,我跟偶然就要分开两地了,但没关系,我俩这感情,三秋不见,如隔一日。况且有了手机,那些当面没说完的话,就交由电话短信表达。偶然他们学校比我开学早,在车站送了个拥抱就当是饯行了,看着那个已经成熟的小子,惊觉时间好快,仿佛我们在一起听苏慧伦玩画片儿的日子,统统成了别人的故事,我则以后来局外人的姿态,开始播放那些定格画面。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爸爸跟我说,“永无岛”要被镇政府拆掉了,我第一时间就给偶然发了消息,让他赶紧回来,结果他说什么被学姐选做了迎新晚会的主持人,排练走不开,我只能一个人坚守阵地,又是举横幅抗议,又是跟那些监工干架。“永无岛”是我第二个家,里面埋了很多秘密,收容了那么多欢笑和不快乐,每一处未完成的水泥和砖头,钢筋和破布网子,都是我们珍藏的回忆,怎么能随之化为灰烬烟消云散。


听说挖掘机啥的都已经进厂,我加紧速度,就差几步路,结果在路口的转角处,被一辆酒驾司机的车撞了,再有意识时,我的身体就动不了了,以至于错过了开学军训,直接缺席了大学的人生。


讲实在的,我对偶然一直耿耿于怀,我觉得他背叛了我们的青春,没有守护好“永无岛”,朋友才会变淡,我们只会绝交。所以他上大学那几年,给我发的消息我都只收不回,看着他一个人的独角戏,慢慢了解他的生活。


他用电脑设计商品包装,去风景区写生,每天的作业是手工,这个专业特别适合他。他在迎新晚会的表现一炮打响,成为他们学校的典礼御用主持,我就纳闷了,他那么一个省话机器,害羞鬼,怎么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一个完整句子的,或许他身体里原本藏好了这样的天分,只是在我面前,就放肆表现他的缺点。


最让我意外的是,2008年汶川地震,他跟班上的同学去灾区做心理援助,要知道受灾者在感情上接纳你,才是帮助,如果受灾者还没准备好接纳你,你去了就是打扰。所以当我知道他在那里一切安好,无条件地倾听,无条件地接纳与关怀,帮助了很多受灾者,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跟我熟悉的偶然又不一样了。



同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全国运动风气盛行,他们男生寝室里开始夜跑打篮球比身材,偶然对这些不感冒,跑去天桥摆摊,卖自己做的工艺品。不过他带了一对哑铃,在没生意的时候偷偷练,也就在那个天桥上,认识了他后来的女朋友。


我觉得他女朋友一定是同情心使然,路过几次,看到他好用力地在用俩细胳膊举哑铃,可能以为他在卖艺。


他毕业后换了两次工作,待得最长的是在一家影视公司做设计,一做就是三年。设计这行业苦逼,谁都是你爸爸,每天听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改”,所以久了就会失去自我。三年下来,头发熬白了,才赚来一辆车。他跟我抱怨说,花了一大笔钱去驾校学车,天天被教练敲脑袋说笨,结果现在的车都是自动挡的,油门一踩车就咔咔地走了。


他26岁那年结束了爱情长跑——在终点前分了手。原因是女方家里吵着要结婚,他觉得没准备好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就不耽误彼此了。那时他是一个自由职业者,靠接私活赚钱,成天宅在家里,与外界断了联系,原本练就的一点点口才又随着年少时的怯弱憋了回去,连打电话都害怕,任何事只能发文字沟通。


终于在吃了半个月的外卖快吃吐的时候,他套上厚重的棉大衣,决定开车去外面觅食。当时简言之就坐在他后面,但是吃饭过程中两人都没看见对方,直到结完账离开时,简言之低头玩手机,没注意就跟着偶然走出去了,走了段路听到身后有人叫她才反应过来。


听到简言之的名字,偶然转过身,两人惊叹。他有很多话想说,到了嘴边只浓缩成三个字,你瘦了。看着简言之莞尔一笑,本以为重逢初恋是欢喜,但她身后的男人走上前,牵起了她的手。


偶然晚上就给我发了信息,还附上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我们仨当年在“永无岛”上的自拍,三人傻乎乎分别地举着玉米,一支笔,还有我一手凉粉一手盒饭。他说:“你猜我今晚碰到谁了?简言之!这照片是她从钱夹里给我的,说她这些年一直放在钱包里,你看她没有忘记我啊!”


“我们啊!”


他后面补的这一条很没必要。


简言之再次成为他生命的过客,他颓了一阵子,老本花得差不多,还生了场重病,连累到他妈妈都去照顾了他一阵子,我好气愤这小子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好在他命硬,日子衰归衰,照样还得朝天老爷磕个头,认栽继续活着。他重新捯饬了自己,海投了一通简历,可竟然没一家公司肯收留他。他把自己灌醉,当然灌醉他也很容易,半瓶啤酒就可以了。他边哭边给我发消息,说他错了,他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在“永无岛”,他觉得亏欠我,所以过得不好感情不顺也认了。


我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给他两拳,当时是谁不珍惜我们的秘密基地了,别跟我认错,先自己揍自己一顿。


他继续给我发消息,说:“我的人生差不多就这样了,小时候,我好恨我爸,好恨好恨,恨到现在竟然也无所谓了,很多事看透之后就没了乐趣,好像没有什么是最重要的,马斯洛需求层次你知道吗,我看到那张三角形图,觉得自己没什么欲望了,我不想出人头地,不想变成厉害的人,打从认识你那天就没想过,但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我很想回:其实我也想你,只是你能不能别哭了,跟个小姑娘一样。


“你们看过电影《心灵捕手》吗?里面有段我很喜欢的台词——我每天到你家接你,我们出去喝酒笑闹,那很棒,但我一天中最棒的时刻,只有十秒,从停车到你家门口,每次我敲门,都希望你不在了,不说再见,什么都没有,你就走了,我懂得不多,但我很清楚。


“这是查克在工地上对威尔说的话,他希望看到朋友过得好,所以鼓励他向更广阔的天地去。我更想要这样的结局,所以那天回到小镇后,其实去了子由的家,我不知道屋里会不会已经住进了外人,但仍敲了敲门,心里默念着,不要开门,不要开门。因为我觉得,只要门没开,最好的朋友,只是去了远方,至少永远不会分开。




节选自:张皓宸 [ 后来时间都与你有关 ]

全文关注: 新浪微博 @张皓宸

责任编辑 : 刘娜

图文审核: 开心的兔耳朵


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