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我是越来越爱了.

泉州头牌美食 2019-06-16 15:49:43



曾想去银装素裹的香山

风花雪月的大理

充满神秘的西藏

但最后却沉醉于泉州蟳埔这处渔村里



到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4点,海风轻轻吹,说不出的闲适。听闻过去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现在的港口依然热闹,沿着泰禾广场海岸边直行会发现卖海鲜的不少。



远远就能看到高高挂着的“蟳埔民俗文化村”,打那儿进去,就是村部了。



蟳埔人儿临海而居,就像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里的海鲜也是远近有名的,尤其是海蛎。个头大,味儿鲜,数量也多。在这里最常看见就是戴着美丽的头饰,娴熟地挑着海蛎的蟳埔阿姨。



因为不是周末节假日的缘故,旅人不是很多。途中偶遇了用推车推着海蛎壳的大叔,神情坦荡,步履匆忙,我不知道这些壳现在是要送去哪儿。



但是以前,这可是能用来做房子的。蟳埔的“蚵壳厝”就是用海蛎壳筑造而成的。在村子里,可能随机走入一条小巷都能看到这种房子的影子。



“千年砖头,万年蚵壳”在历经海盐风的洗礼中依然坚挺了许久,据说还冬暖夏凉。当然翻新再居的也有。它的窗台屋檐都十分讲究,灰青色的壳,砖红色的窗,显得分外好看。


壳厝之间的小石巷曲曲折折,简而质朴的房屋还有古老的水井。我们那天为了找菜市场迷路了三次。偶遇了三只个性不一的小猫。



虽然旅人少,还是幸运地偶遇了戴花环,穿大裾衫,宽筒裤的游客。不仅是服装头饰接地气,笑容可掬的模样也是大气得很。



尽管平日里慕名而来的人不少,但是这里的人没有被打扰的气恼,反而会在你好奇张望着屋里有什么住着什么人的时候,亲切地唤道:“进来看啊,莫要紧”


四处拍拍照也是不打紧的,她们不会躲闪你的镜头,更不会喝止你拍照,而是以一种热情大气的方式欢迎你的到来。



蟳埔巷里越走,心情越畅。最主要的是,想吃到原汁原味的海鲜,是分分钟的事儿。


这里的海鲜多,便宜又新鲜。我是在一棵大榕树下的阿姨家吃的螃蟹。她招呼了,我们就过去了。



门口一个小水槽爬着些许蟹,块头不大胜在鲜活。一份的量也只要30,本着尝尝鲜的意思,让阿姨给我们少煮几只。但她还是挑了近十只出来。


放水龙头上冲洗干净的时候,小家伙们还试图逃跑,没能成功,最后还是下了锅。



在等螃蟹熟的时候,阿姨熟络地端出了她的炸鱼片,边唠嗑着边让我们先吃。刚炸出来的,从外酥到里,连骨头都可以吃。只是简单的裹了薯粉和一些盐巴,味道一点没差。




吃完这盘鱼,螃蟹也差不多熟了。清蒸煮的,从掀开锅子的那一刻,鲜味就飘散出来了。



冬季暮时的光晕已经很微弱了,但是把它们端在小院子里的桌子上一放,这蟹的颜色依旧通红透亮。即使不是亲自看着挑选,也能从这鲜亮外表里,增添出几分欣喜来吧。




搭配一碟蒜瓣酱油汁,消灭它是分分钟的事儿。不过还得细细品尝才是,先吸它的小腿儿,鲜甜得根本不用沾酱汁。吃完掰开它的蟹壳,小而紧实饱满的蟹膏就着酱汁吃,原汁原味的劲头还是很足。



啃完这些壳壳脚脚时,夜幕已经很明显了,本是有些寒冷的夜晚。院子里的灯光亮起,橘黄橘黄的打在这些残骸里,徒徒从心里生出一丝眷足来。


此刻真想搬个小椅子垫垫脚,再拿个小毯子盖着,听听耳边不远处吹来的海风,仰望着今晚的星空是否依然明亮着。但是,满足了该回了。



回去的路上灯火通明

才发现沿海的另一侧有多家海鲜渔港酒楼

唯一的遗憾是

看了这么多刚挑出来的海蛎

还没有尝一尝那鲜香饱满的海蛎煎

蟳埔 · 再约

- END -


本期互动话题:

# 你觉得泉州哪里最有烟火气息 说说为什么 #


头牌福利|泉州的“深夜食堂”竟开在了这样的闹市里?

头牌福利|这家在成都串串界火了8年的店,居然在泉州开了一年多?!

头牌福利 | 从点单到上桌只要1分钟的板烧,整个泉州还有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南螃蟹烹饪联盟@2017